• 第一百三十八章云间漫步(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手打10219789第一百三十八章云间漫步手打】

          六女生说话并不是窃窃私语,搞得一大堆人都听旦了……

          圆脸男生哼了一声,道:“小妖精唱歌比起白灵静是差一大截,都是一个学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们这些人三番四次讽刺人家做什么,小妖精哪得罪你们了?”

          “嗨,就是你们这些不懂品味的男生才把某些人捧得那么高,真正有品味的谁像苍蝇一样整天围着一个臭鸡蛋瞎转悠,无聊不无聊?”

          女孩柳眉一挑,满脸的讥消,看起来就像一条放了半个月没有洗的抹布,夏夜之淡淡道:“有些人纵使唱功再好,也没有几个听众。因为她是用嘴唱的。有的人不需要唱什么高难度的名曲,哪怕只是几个音符,也能惹人遐思,后者肯定是有故事的人!”

          “是有故事。花边故事一大箩!”

          就在那女生刻薄的薄唇动了动又要朝讽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下,她不悦地扭转肩向后怒视过去,却发现站着一今年过不惑的男人,顿时笑得比花都美:“萧教授好!”

          其他围着教室门口的学生见是音乐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萧清一,也赶忙附和着问候,那几个女生脸色有点发白,不过想到萧教授也是本家教唱功的,又是知名钢琴家,享受维也纳爱乐乐团特殊津贴,怎么说也跟她们声乐专业近,跟舞蹈专业远。

          想到这,这一小撮白灵静死党顿时来了底气,非要德高望重的萧清一给个断定。

          一身墨蓝色纯棉衬衫,深绿色休闲西裤的萧清一凝视着夏夜之片刻,又看了看身旁的几个能叫上名字的弟子。语气舒缓道:“白灵静虽然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但是说句实话,她要唱一个小时歌。我只能听前十分钟。后面”几乎跟催眠一样,音乐和舞蹈都是相通的。正所谓载歌载舞,歌舞本来就不该划得泾渭分明,白灵静什么时候能虚心下来跟秦娆学学用心灵去感悟,早晚能成大器!”

          他摸了摸蓬松的头发,向里面望了一眼,又叹了口气:“恐怕在我手底下是做不到咯!”

          萧清一背着一把羽毛球拍子,转出了走廊,几个女生瞪了夏夜之诸人一眼,愤愤而去。

          在任何地方都有钩心斗角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成为圈子以后自当排斥外来圈子,围护自己圈子,为此不惜针锋相对,圆脸男生低声骂了一声“长平公主”众人捧腹大笑。

          相比于秦娆可以称为丽质天成的身材确实非常令女孩子们羡慕。纵使她此刻穿着粉色长裙,可站在那里自然有一种协调感,如果非要找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娴静自若。

          唱完一首歌后。一百多号学生乱了,非耍让秦娆再唱,好在负责这节课的李海红还知道袒护一下最喜欢的学生。

          “这学期课程快要结束了。你们应该抓紧最后的时间,上完我和秦娆的课以后,你们最起码应该会一门舞蹈吧?别赶到新年舞会或者平时联谊活动了,说我在李海红那什么都没学到,事先给你们打好预防针,我和秦娆可是很记仇到,到时候别让我知道那个小子或者丫头片子出去嚼舌头,否则“

          李海红这么说完全是给秦娆看的,知道秦娆想留校之后。李海红没有贪图一点私利,为秦娆奔走,差不多有九成把握,只要秦娆毕业时能评上优秀毕业生,留校做助教的事就可以盖棺定论。以她的天赋和亲和力毫无疑问能在江大校友录上界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所以,现在李海红已经开始培养起秦娆如何驯服学生。

          “今天这两节小课,我们学的舞是华尔兹。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圆舞,圆舞的起源,哎哎,我说你们一个个激动什么,跟打了鸡血一样!”

          李海红刚提到华尔兹,男生们就跟炸了锅一样,嚣嚣嚷嚷个不停。

          耳钉男自告奋勇道:“李老师,我会一点,我来和秦娆学姐配合!”

          “我来!”

          “我也会一点!”

          平日里三棍子都闷不出个屁的牲口们,这时都急了,一个赛一个的勇猛刚强。

          李海红没好气地扫了他们一眼,“得了吧,你们一个个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有谁能告诉我华尔兹有几种节奏。回答上来就能跟秦娆配合!”

          “你们的小心思猜也能猜到,两年前就有过一个这样的师知”李海红说着,对那边穿着白衬衫的,黑西裤皮鞋的男生招了招手,“这位同学叫陈立杰,工程专业,也是你们师兄,人家当年学我这门课的时候可是相当用功,你们先看看人家是怎么跳的!”

          陈立杰戴着一副记忆合金框子的眼镜,长相憨厚,上来先操着一口重庆口音做了下自我介绍,然后转过身对秦娆细声细气道:“秦娆同学,我们开始吧!”

          秦娆将右手放在陈立杰的手心,左手按着他的肩膀,两个唇角向上弯起,“放松!”

          “哦,哦,好的!”

          陈立即喉结动了动,咀了口唾沫,避开了秦娆的眼睛。

          陈,你还是这样,当初我教你的华尔兹节奏忘了?”秦娆左颊显出一个小梨涡,侧着脸看这个一米八的男生。

          “没忘,没忘!”

          陈立杰就像复读机一样。登时惹得下面女生嬉笑,陈立杰擦了擦鼻尖上的汗,将右手左着肿上,秦娆今天是专门为这门舞蹈课换得长裙,可惜他就有一裸颈裙,陈立杰的手刚搭上去就感觉不对,大学四年混迹在光棍如云的工程系,别说女朋友,连个令他有好感的女生也没有认识下,所以当接触到秦娆微微有些冰凉的皮肤时,这个挺正经的腼腆男生立即移开了手指。

          “好。放音乐了!”

          李海红按下录音机播放键,一首经典华尔兹舞曲漾出。

          陈立杰怔了一下。没有踩到步点。他心里直犯嘀咕,昨晚得知李海红让他过来和秦娆配合教一堂课后,陈立杰一晚上都没睡着,早晨追了小组论文碰头会,独自一个人带着耳机在这个教室练了四个小时,一边跳他一边幻想着和秦娆旋转的镜头,思想根本不受控制,静也静不下来,原本以为有四个小时预热但是当真正时隔两年后,再握上秦娆的手。再如此近地凝视着她那双剪水秋瞳后,脑子一下子就乱了,仿佛回答当年高考时数学折戟时的情形。

          第一个步点本来就慢了,陈立杰为了抢这半拍,步子有点快,按常规走的秦娆哪里跟得上,在旋转到第二步的时候,她跨步低身的一瞬,长裙被陈立杰踩住了。

          若是陈立杰抓牢还好,可惜对手是秦娆,按在她后背上的手几乎就是浅层接触状态。而左手掌心全是汗,不好意思握紧秦娆的手,随着嘶地一下一

          秦娆的长话儿二了一条裂纹,而她整个人结结实实仰面摔倒在地板互”

          包括李海红在内,一大堆人都围了上来,几个女生数落起陈立杰。陈立杰真是百口莫辩,整张脸类得通红,“我,“我”

          我了两声,额头上布满了细密汗珠,“秦娆同学,对不起,实在是”

          秦娆撑着身体,一下子站了起来,吓得陈立杰退了两步,没想到秦娆浅浅一笑,将手交给他,温言道:“再来。放松!”

          陈立杰也想放松,可是身体硬邦邦的就跟灌了铅一样,才转了没几个节拍,又踩到了秦娆的脚。

          “对不起!”

          “呃…“对不起

          “哎,实在对不起”

          “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