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受文工团的邀请(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和蒋凤瑛坐上文工团的车,顾校长、爸爸妈妈坐鄢伯伯的车子,薛姨开着她自已的三轮车回去了。到了塑料厂,曾壹找到巩陵奇,巩陵奇说他只修改几个字,修改了最后一句话。我向巩陵奇一直递眼色,巩陵奇也不敢说了,暗地里,我给巩陵奇说出我和蒋凤瑛的闹了别扭,叫往他身上多买点,巩陵奇点头答应了。顾校长今天也不知哪来的劲,当众宣布:“大家听着,都有份,今天下午放假,放假也不能乱跑,我们受文工团的邀请,这咱厂里都走啦,谁看门,二哥,你别插嘴,说完了你也不愿意在家看门,你比我跑的还快,锁门,关门闭户都去,都去干啥,今天下午谭老师、小杉子师生歌词拭唱会,我们求乐去,那个歌手唱的不好,咱们叫他(她)下去,那个歌手唱的那个字不准,我们叫他(她)注意,办舞不好,我们提建议,总而言之,就是挑毛病。地址:市文工团大厅。”

          顾校长说吧,全场起来,欢呼雀跃,他们都走啦,蒋凤瑛随他爸也走啦,顾校长叫我们打扫卫生,收拾废料。我去机房里先收拾废料,燕子在机房里归整料哪。

          机房里的机器轰鸣着,有着难闻的塑料味,燕子不让我收拾啦,帮她归整塑料,蒋凤杰在下面干活的,他问:“小杉子,你干啥去了,我爸一会来两趟。”

          “你咋叫我小杉子,你家都叫我张茂山,你爸不来你可能去上文工团。”我说。

          “咱俩是哥们,不打不相识,我爸最喜欢你这样的人啦,哥哥知错,有时间我请客。”蒋凤杰高兴地说着,突然看到薛姨回来了,也不和我说话,低着头干自已活,薛姨很快走啦,我也比以前快了。燕子笑了,她说我们都是怕死鬼。

          不大会,薛姨又来了,她不让我帮燕子干活了,她让我打扫机子旁边的卫生,我踩着梯子上去了,上面塑料味更暴,这是两间房子抽出里间,一人多高又放一层楼板,楼板中间横着个大机子下废塑料,大机子出来的像蒸馒头的面软活,冒着热气,然后竖着小机子,拿大机子出的料,下小机子里面,出的就是成品,出成品的下方楼板有个大洞,地上有个水池子灌满水,成品通过楼板落到水里,从水里捞出打成包装,职工们大概是按计件算钱。

          我给青山哥说话,青山哥指下薛姨,我问小明,小明给我说两句话。

          “这塑料味难闻,你咋受住啦。”我问。

          “习惯就成自然。”小明答。

          “你坐那拿个小刀干吗,不干活。”我有意搞小明的状。

          “你懂个屁,我在看魔器头。”小明说吧再问也不搭理我。

          薛姨上来啦,我低着头扫地,抬头看见薛姨拿个棍沾废机油搞青山哥的脸。青山哥歪着头用一只手堵着:“薛姨,你干吗?”

          “你当爸爸啦,是个闺女。”薛姨把棍扔了,掏出了钱笑着说:“这是你的工资,这是你爸的工资,这是五十块钱给你媳妇买鸡蛋,让她补身体,我晚天回去。”

          “奶奶,别?扔棍,我?摸他脸上。”王二傻咧嘴说。

          “我骂你娘。”青山哥冲着王二傻说。

          “骂俺的羊,俺的羊在??你家床上卧着的,还搂着小羊羔。”王二傻诙谐地说。

          “王二傻你不儍?”薛姨问。

          “叫??二傻就傻,叫青山石??头上长草哪。”王二傻说着,人们都笑着,王二傻到哪就是开心果。

          “薛姨,我家没有钱,你可能借我五百块钱待客用。”青山哥吞吞吐吐地说。

          越山嫂进了机房,走了上来,薛姨叫青山麻掉线子手套,让越山嫂下小机子料,薛姨转身下去了:“你回来,我给你拿钱。”

          “玲玲嫂,咱家又添口人。”我说。

          “知道了,你二大娘还得照顾青山也媳妇,还得看小军,我也回去。”越山嫂说。

          “正好,青山你?叫这个大母羊也牵回去,卧你床上。”王二傻逗趣地说。

          “叫你娘也上他床上去。”越山嫂拾块废料砸了王二傻一下。

          “玲玲,你小孩马上就来,这是你大伯打来的电话。”薛姨说着走出机房。

          “青山,叫我的帐算下你花。”越山嫂说。

          “我给薛姨借的有。”青山哥走到王二傻跟前捶了王二傻一下,王二傻吐了青山哥一口吐沫,青山哥跑走了,王二傻又喊:“你,你,这”

          “还叫巩陵奇治寒。”我插嘴道。

          “啊茄皮是个什么东西我??知道。”王二傻的腔音低多了。

          “啊??”我喊外面的巩陵奇。

          “打?不过的不打。”王二傻闭上嘴,各自干各自的活。

          外面一阵大声说话,乱叫小军,越山嫂歪头看着外面,菲菲抱进来一个小孩,正是小军,越山嫂在上面叫着,小军伸着两手叫妈妈,菲菲叫小军搁在地上,有意急小军,菲菲走了。小军从梯子上爬,看人笑吧,燕子把小军拤上来,小军扑在越山嫂怀里叫着妈妈这样亲那样吻,越山嫂一边下料一边回吻着说:“小军,可想妈妈,在家闹奶奶吗?”

          “想啦,咱家有个小妹妹。”小军说吧越山嫂哈哈大笑。

          “是吗?给妈妈亲下,找你三奶玩去,等妈妈下班听小叔的歌去。”越山嫂又吻小军一下。

          “妈妈,不回家。”小军说。

          “不叫小军回家,叫小军给妈妈睡,叫小叔抱着找三奶去。”越山嫂抱起小军递给我,我接过小军,小明给他两糖果,王二傻瞪他一下,我叫小军用嘴撅王二傻一下,小军做了,我抱着小军跑了,跑到梯子中间时,我叫小军的头碰下梯子。

          “哎呦,碰冒血啦,我看咋娶老婆。”我笑着说。

          “叫你媳妇陪给俺,俺也不愿意。”越山嫂急忙地说。

          “叫谁也媳妇陪给你,你也不愿意。”燕子在大声喊。

          “看我这嘴,该打。”越山嫂扇了自已一个嘴巴,我跑出去了。

          跑了外面,我把小军放在妈妈身边,看见大伯、大娘再给顾校长说什么?我给大伯、大娘打个招呼。

          “小军,想三奶奶吗,噢,没有,就想妈妈。”妈妈捡着废料逗着小军玩。

          青山哥挎个兜从寝室里出来了,薛姨给了他五百块钱,妈妈掏出五十块钱塞给青山哥说:“晚天我在回去。”

          “这小闺女吃的可胖,面相仿青山,还在医院里。”大娘说。

          “下午小杉子的歌听不上啦。”青山笑得还是合不拢嘴。

          “你是听小杉子的歌,还是看你闺女去。”薛姨模棱两可说。

          “大娘,叫车送我去。”青山哥哀求着。

          “不行,国家的车,你做汽车回去吧。”大伯阻拦道。

          青山哥头也不扭走啦,薛姨就去摸三轮车:“青山,我送你到车站。”

          “到车站管,你别去啦,走,郭爽。”大伯扭头就走。

          “唉,大哥,下午两点文工团大厅小杉子的歌词碰面会拭唱,他们给你打吧电话啦,问你可参加。”顾校长喊住大伯说:“今天下午我放假。”

          “去去,有关小杉子的啥事我都参加,我最爱听歌啦,小军,可上我家去?”大娘哄起小军。

          小军直摇头,拿个小棍敲着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