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城风雨引发的乱伦】第一部(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p作为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骑车去初中母校载母亲回来,母亲在母校当义

          务交通疏导员,每天晚上都穿着一件类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学校附近的大马

          路口,帮忙指挥交通,虽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过晚上车流量大,那些初中生晚

          自习完后,都八、九点了,而母亲正是义务疏导员,的大家长。

          因为弟弟也在那间学校理念书,所以母亲更是每天都去,不过衰的是我这课

          少的大学生,本来母亲都会自己一人走回来,不过最近听说附近有袭胸之狼,所

          以在老爸的压力下,我必须每晚骑着十分钟的车程,去接母亲回来。

          每当晚上要打副本跟团,却只能无奈的去牵车。

          今天液如往常一样,虽有不爽,不过路上还是骂了老爸一声脏话。

          不过随着半年过去了,我也习惯这每天接送的生活,甚至开始渐渐的前移默

          化,把母亲当作是自己的情人那样,可能因为我没交过女朋友吧,正值血气方刚

          ,每当肉棒痒起只能上网看看情色影片,自己打枪结束。

          但随着单独跟母亲独处的时间变多,我们母子两人也开始谈心,我不知不觉

          的开始迷恋母亲,更开始了我的乱伦之路。

          我开始上网看那些母子相奸的影片,看着论坛上的乱伦文章,想像自己的母

          亲是故事中的人物,这让我兴致勃勃,开始越来越刺激这乱伦情感,我每次意淫

          母亲在我床上,被我下体一直勐撞肉臀,插的肉穴淫汁四溅,让母亲叫的一声比

          一声大,随着意淫的快感,让我每次射精后都得到那种禁忌般的爽感。

          我想学那些乱伦文章一样,不过看看现实生活中,埃,还是算了吧。

          小说总是美好,里面的母亲哪个不是丰乳肥臀,看看自己的母亲,身高16

          4,长像也还好,带着一副阿姨眼镜,穿着打扮只能说是中国妈妈中标准打扮,

          不过我还是想要跟母亲乱搞,但我知道不太可能,而母亲从小对我不错,更有着

          那种学校老师的气质,慈祥母亲的爱心,朋友情人般的贴心。

          就说身材还好,不过那种自然女性的妩媚娇柔、轻声细语,都能让人心旷神

          怡,是个人见人喜欢的人。

          今天早来了,我在路口等着母亲指挥交通,我看着母亲的模样,母亲一头年

          轻短发,眼镜不知道何时换了细黑框眼镜,胸部其实很大,只不过被背心给盖住

          ,穿着一件珍珠白长裙,脚上则是普通淑女鞋,手挥舞着那交通棒,闪烁的红光

          把母亲的鹅蛋脸,照的满脸通红,看的我整个傻在那边。

          母亲叫到:儿子阿,发呆阿!

          我这才赶紧起身,发现自己竟然盯着母亲看到出神,母亲朝我走过来说:

          一直盯着母这里看,是等的不耐烦,还是急着回去打电脑阿?

          我赶紧说道没有这回事,而起身时刚刚意淫母亲的画面,让我肉棒整个鼓起

          工作裤,正好被母亲看到,母亲看到笑说:在想甚么呢?看到那些初中妹子,

          就在想色色的事阿?

          笑的母亲那张粉唇微开,脸颊上一对小酒窝马上呈现出来。

          母亲就这张鹅蛋脸的酒窝最迷人,听说当年老爸就这样迷上母亲。

          我感到一阵脸红尴尬,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了,对于这种比较黄腔的话题,

          比较没啥顾虑,我随口说:是母亲漂亮,才这样的阿!

          母亲把指挥棒敲了我头一下,说我讲话不三不四,笑着要我帮她拿一些东西

          到学校里放,我马上摆出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唉呦~就走就好啦。

          原来每天那些义务工们的背心和交通棒,都会先放在门卫室,不过最近老是

          不见,搞得必须每天收集整理好,在拿到学校的另一栋大楼的办公室里放,母亲

          是因为是义工们负责人,所以拥有钥匙,之前都是门卫帮她拿,不过今天门卫跑

          出去有事,母亲见我挺闲,所以叫我帮忙。

          我抱着一箱疏导员装备,走过围墙旁的机车棚,绕到小梯上的门口,母亲开

          了门,里面虽没开灯,不过藉着操场上的大聚光灯,也让教室里还算看得清楚,

          不过那是从里面往外看才清楚,外面到里面的话,那因为玻璃的反光,还有昏暗

          ,啥都看不清楚。

          我以为这教职员房间就是摆这拉,正要随地一放的时候,母亲说:还没到

          呢?

          看到母亲在往里面走,将墙上的一个木门打开,里面是个小仓库,放满学校

          的东西,我只好哀叫几声以表抗议,仓库上一盏白光灯,里面还有两张学生桌并

          成的桌子,我把那装备摆在地上,母亲则说:辛苦你拉,走吧!

          甜甜的声音让我只好没法生气。

          晚上我看着乱伦文章,想像母亲的模样,继续套弄着阴茎,突然我想到那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