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烟迷情(一女N男)_分节阅读_10(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neixiong@内兄@超速更新@)

          更衬托出花瓣的

          粉嫩娇艳,犹如含羞的嫁娘怯意绵绵,带着几分的羞涩。

          一五十开外左右妇女跟着前面的老管家急匆匆的走在九曲十八弯的回廊之处,那妇女不

          断的瞪大眼眸望着眼前如诗如画的景色,那雕龙刻凤的镂空的设计让回廊色更增添雅致奢华

          ,不远处临湖而造的亭台楼阁在迷茫的烟雾之中显得犹如人间仙境,让人顿时产生渡入天宫

          般的错觉。

          只看到那妇女额上溢出了点点的汗水,步伐有些吃力的紧跟着前面的老管家,心中一边

          暗叹惊呼,几十年来,她到过的地方无数,大户人家、皇宫贵族那些个王爷般的大人物的府

          邸也不是没有见过,但如今像这般奢华富丽的府邸还是让她震撼了一把。

          到底是何人住在这个恍如仙境的地方?

          “快一点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前面的管家稍稍停下,不断的用白色的方巾擦拭脸上

          的汗水,看起来他此刻甚是紧张。语调也不由得上扬。

          揪心般的痛楚从小腹一直蔓延到身子的四肢百骸,额上溢出了晶莹的汗水,伸手抓向眼

          前的男人的衣袍,泪眼朦胧之中似乎是某只狐狸绣着妖冶的牡丹纹绣的上等丝质长袍。

          肉痛了一下,嘶……这等花多少的真金白银才买得一件呀……

          眼睛瞅着那被我抓得皱成一团的上等布料,心底不断哀叹,这下子又得毁了一件珍贵的

          宝物了,要知道这狐狸身上的衣服无不都是罕见的南海丝绸与明珠镶嵌而成,再用银色的丝

          线绣上殷红色的代表了权势的牡丹。

          这厮还真是舍得,每一件衣服都是价值千金,真是比皇上还奢侈……

          心中不由得腹诽了一下眼前的妖冶狐狸,望着他此刻慌乱的样子,一张如玉般的脸庞上

          ,两道精致的眉紧紧的纠结在一起,眼神也静默肃杀一片,看起来,他是被我吓到了。呵呵

          ……

          再望向其余的男人们,只看到一向翩翩儒雅的贵公子上官云居然狠狠的攥紧了手中的折

          扇,温润的黑瞳一直望着脸色痛苦的我。

          而风华绝代的妖孽更是担忧得一掌劈向身旁的桌子,那银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在半空

          中抛出一道流光般的弧度,闪耀着刺目的光芒。

          只看到那桌子顿时有摇摇欲坠之势,不到片刻的时间,四分五裂般的散落一地,木头的

          粉尘挥洒在空气之中。

          那个……那个是檀香紫木桌呀,一个价值几千两……

          “啊!~”惨叫了一声,心底不断肉痛的同时感到小腹传来的刺痛更加的刺激了,让我

          脸色苍白犹如死灰的尸体,额际的汗水更是沾湿了胸前的衣襟。秀气的眉宇紧紧的锁着。心

          底忍不住想到这样的痛苦到底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可恶!这个产婆怎么这些时候都没见踪影,莫不是想自己的人头落地么?”一向高贵

          矜持的皇甫狩居然也大发雷霆般的如同失控的野兽,喉头指尖爆发出声声冷鸷的低吼,一双

          犀利的眼眸不断的直视门外。

          而逆枫则是紧紧眯起如同黑色漩涡般的黑眸,眸光从未由我的身上离开,瞳眸会因为我

          的凄厉喊叫而骤然紧致收缩,那青筋暴露的手骨狠狠的执起自己的宝剑,想必他是用了七八

          成的力道才让自己克制下来,暂时的冷静而已!

          一双冰冷的手紧紧的拽上我柔弱无骨的小手,带着执着与坚定的望着我,清澈的眼眸如

          同三月的清泉流水,辉映着波光潋滟的光辉,使得人在这样的澄澈的眸子之中渐渐的沉沦。

          一时半会,那般的疼痛似乎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手臂上插满了银针,小堂正将我身上的几处穴道暂时的稳住。避免让我出现血崩的危险

          ,渐渐收拢的俊秀眉宇显出他心中的不安。

          心中感到阵阵的暖流划过,这些男人……

          眼角带出一层湿濡的痕迹,分不清到底是因为钻心的疼痛还是因为他们此刻着急的样子

          ,总而言之,这一刻的自己感觉很幸福,这些男人都是爱着我的,有了他们在我的身边,这

          一生,我还有什么可求,有什么可叹的呢?

          这样一想,嘴角也忍不住的溢出了更多的浅笑。

          “产婆来了,产婆来了!”老远的就听到管家夹杂激动兴奋的声音。隐约的从门外看到

          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渐渐向我走来,她的脸上被屋子里的昏暗的光线镀上一层灰色的阴影。

          感到自己眼皮直打架,脑子混沌迷茫一片,再也无法忍受刺痛寒心的痛意,无力的抬眸

          望了那个所谓的奶娘一眼之后,身子便虚软的倒了下去。

          迷糊之中,似乎听到身旁那几个男人狂肆残鸷的声音,而后是一片混乱般的碎片响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