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妓方芸】1(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robertdd24年月日首发字数:7上篇惨无妓道的特训“分开腿,我要进来了。”方芸下意识地分开双腿,迎接一根新的阴茎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个人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张简单的钢床上躺了多久,似乎没有终结一样,不停地有男人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快速的耸动,然后把一滩精液射入到她的阴道里。如此不停的循环,她的下身都已经麻木了,但头脑却还清醒得很。

          粗壮的阴茎快速的在她的身体里进出着,每一次都直捣黄龙,她微微的发出“嗯嗯”的娇吟,不是她没有快感,而是持续的高潮已经让他的身体早已经处于崩坏的境地。

          这些在她身上轮番进出的小伙子们都是二十岁才出头的水兵,在整整一周的训练之后才能有这么一天集中地享受军妓服务的机会,自然每个人都是格外用力,甚至还有意犹未尽的,出去了之后又站到队伍的末尾要再来一发。

          军妓,或者更正式的称呼叫做随军性服务者,是保障士气和战斗力的重要手段,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军用物资。

          没错,物资,根据《国际战争法》,随军军妓不应当被视为战斗人员,除非其参与战斗。被敌对方俘获的随军军妓应当为对方性服务,俘获方则可以根据本国的作战习惯及战争法规处置敌军随军军妓。

          在国际市场上,随军军妓也是一些国家出口创汇的重要手段而在bb控制下的c国,成为一名军妓是非常光荣的事情,整个c国的国防军大概有4万人,其中包括了接近5万人的军妓。这五十万名军妓,都是年纪处于2到28岁之间的年轻女子,每一个都是通过了非常严格的体检才能入选。曾经有人戏称,应选军妓的标准超过了挑选飞行员的标准,这虽然是一句玩笑,但是每个军妓的身体素质都非常棒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曾经就发生过因为招选的时候人情放水只看容貌不看素质,导致军妓刚刚分配到连队就被身强力壮的大兵们活活奸淫致死的案例。

          所以,现在的每一个军妓都是美貌与体质并重,可上高原劳军,可下潜艇出征的全能选手。

          方芸从舞艺附中毕业之后,就应选了当年的军妓,并顺利地被录用,签订了一份为期七年的服务同。签订同之后,方芸被送到本市的一家军妓培训所接受了三个月的培训,培训结束之后便被分到了这个连队。

          尽管从人数的比例上,差不多十个人就可以分配到一名军妓,但是在现实中,往往一个连队才能够有一名军妓,多的军妓哪儿去了?都在将军的别墅里呢。

          这并不是什么潜规则,而是明文规定的级别待遇,到了营长这个级别就可以享受自己的一名专职军妓,团长两名,旅长五名,师长十名,军长,乃至于更高的集团军司令、军司令,那就已经不是几名的待遇,而是所有的军妓都可以供他随意选的待遇了。

          而她在这个连队,前一名军妓离职已经三个月了,连长跑到团部去发狠话说今天弄不到一个军妓就不连队了,所以,方芸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一群饥渴难耐的大汉中间。

          第一个晚上,她就被这一二十多名大汉轮奸了整整一夜,接下来的三天,每天她都机械的分开双腿,让男人在她那肿胀不堪的阴道里射精。

          休息了一周之后军医那里有治疗性交创伤的特效药,只要一个疗程,阴道就会恢复到健康的状态。她开始按班来接待这些可爱的大兵们。

          他们只是太饥渴了而已!

          这些大兵们其实很善良,也尽力体贴她。虽然动作有时候不免粗暴,但却并不会故意伤害她。他们通常是在入夜之后,以一个班为单位整体而来。一个班有九个人,这就意味着她一晚上要应对九条粗壮的阴茎。而一个连队有六个排,每个排有四个班,再加上连部的成员,差不多一个班一个月只能轮到一次上她这里来,因此方芸并不会抱怨他们在她这里赖着不走或者是来了一发又一发。

          不过今天的状况有些特殊,大兵们要出海参加演习了,一来一估计要一个多月。连长一计,决定今天让大家伙儿都乐呵一下,全员都上,尽情放松,然后心情愉快精神饱满的去参加演习。

          这结果就是方芸已经叉开腿被他们上了一天一夜,似乎还是看不到头。

          她感觉自己腰以下似乎都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一样,第一个人上来干她的时候,她那修长有力的双腿还能环绕在他的腰上,前五个上来的时候她还能甜美的呻吟,第十个来的时候正好能欣赏到她在延绵不绝的高潮下面色潮红,胸乳颤动的媚态,第二十个来的时候正好她阴道湿滑,媚眼如丝,两片大阴唇完整的张开,小阴唇也绽放如同花瓣一样,阴蒂高高的竖了起来,乳头挺立的笔直,白色的乳汁源源不断的从她饱满的乳房中分泌出来。每一根阴茎进去的时候都顺滑无比,而方芸那被称为宝瓶鱼口的神器又把他们射在她身体里的精液牢牢地留在体内,说不定等到他们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一个小腹微微隆起的军妓方芸了呢。

          正当她被人干的失神的时候,一双大手将她翻了个个儿,阴茎从她的屁股捅了进来:“辛苦你了。”似乎是连长的声音,但是她都已经没有力气应了,只能虚弱的哼哼两三声。

          “我们走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等我们来,大家再……”连长一边在她的屁股里耸动着,一边安排着下一步的方针,方芸已经懒得去想那么多了,一个多月后的事情,反正不会被干死,只是辛苦一点而已啊。

          连长在她的屁股里来了一发之后就让军医把她送到休息室里去。她的双腿已经不拢了,大腿根处的韧带似乎都断掉了一样的酸痛。军医拿来一个尖嘴的软皮管子插进她的阴道里,一直往里面捅,一直捅到花心里面,方芸都疼得叫出来了,军医还在往里面捅,方芸疼的眼泪都快要留下来了,尖嘴终于捅穿了子宫颈,进入到她那被精液灌满了的子宫之中。军医将软管的另一端接上一台机器,按下一个电钮,尖嘴中喷出了酸性的气泡液体,这些东西对于游荡在她体内的精子们而言是恐怖的天敌,而气泡却又是无孔不入的,不仅迅速的灌满了子宫内的空间,更进入到输卵管内,也有的倒流出到阴道内,方芸看到自己的阴道中似乎长出来了一根长长的触手一样,而无数如同啤酒倾倒出来的泡沫正从阴道中蜂拥而出,就好像是一瓶刚刚打开的香槟酒一样。

          “你休息一下,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军医对于她身上的创伤已经见怪不怪了,只需要在疮口上涂抹些纳米机器人药膏明天就会洁白无瑕丝毫不留疤痕。

          他给她带上氧气面罩之后,将她送入到生化医疗舱之中去,无数个触手开始在她身上忙碌了起来,很快方芸就感觉到疲惫从四面八方袭来,不知不觉的便陷入了香甜的梦乡之中。

          那些富有灵性的自律机械触手有的变身为吸盘紧紧地包裹住她胸前的那一对丰满的吊钟乳瓜,这一对宝贝可是她最珍视的珍宝,但在军营之中,最美的乳房也是被那些在训练场上累了一整天的大汉们使劲搓揉的命运。作为一名军妓,她每周都要按要求给自己注射催乳药水,所以她的奶水从来都没有停过,而且丰沛的量连她自己都感到吃惊。好在军营之中吃饭不要钱伙食也还不错,不然她都会担心自己的营养能否跟得上。

          比起那些总把女人的乳房当成皮球来揉的大汉们,这些自律机械们对她可要温柔的多,就连夹住了她的乳头的吸嘴都有节奏的一吮一吸,将源源不断的乳白色乳汁吸出她的乳房。另一些自律机械则温柔的为她擦拭着身上的伤痕,两个触手分开了她的阴唇,开始涂抹清凉化瘀的药膏长时间的性交,让她的阴唇都肿胀不堪,如果淤血不清除掉,会有很大的几率变成所谓的黑木耳,经过自律机械的处理之后,她那被一多根肉棍轮番进出过的外阴,依然还像她十六岁时候一样美丽。

          另有一根细细长长的自律机械,将它的触手伸进了方芸的肛门之中,菊花被侵犯的感觉让她在睡梦中也不免嘀咕了两声,但却并没有醒过来。

          更多的自律机械缠绕了过来,他们绕着她的玉足,将她的每一根玉趾都细细地按摩,当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满血满魔了。

          方芸将那根还插在自己阴道里的管子拔出来之后,双股间“噗”的一声流满了不知名的液体,还有些热乎乎的,她赶紧去冲了一个热水澡,在热气腾腾的水雾中,她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依然是那么性感。修长洁白的大腿,纤细苗条的腰肢,还有丰满若吊钟的乳瓜,怎么看都是媚倒众生的绝世尤物。

          洗过澡之后她一丝不挂的从医务室走了自己的宿舍:平时她也是这样的,因为在这群男人中间根本没有穿衣服的必要,只会浪费时间。她是他们全连共有的一个精致的性玩具,要随时随地的接受他们与自己交媾的要求。而且,全连也只有她一个女人,根本不会为她单独去修一个什么女卫生间或者女浴室。她如果需要方便或者洗澡,都是和那些大兵们混在一起。有时候洗一个澡都要花上好几个小时,当然不是因为她洗的太干净,而是那些大兵们总是在她洗到一半的时候过来要干她一炮……宿舍,也是她平时工作的地方。由于大兵们白天要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顾不上到她这里来,所以她大部分的白天可以美美的睡一觉,等到吃过了晚饭,再施施然的到房间里,拉上窗帘,涂点儿口红,抹点儿胭脂,把两颗嫩红的小乳头也装饰一下,再给阴道里抹一点儿香油,剩下来的事情就只要躺在床上,分开双腿就好了。大汉们都是直来直去的,没有功夫玩太多花样,方芸已经习惯他们那粗壮的阴茎没有任何的前戏就送进自己的阴道里然后开始猛烈的抽插,大兵们喜欢一送到底,每一次抽插都要全根而入,几乎每一枪都能插到她的花心中,爽起来是特别爽,但是每次他们走了之后,小肚子都会疼许久。

          而且,每一天都是一次轮奸。他们会轮番在她的阴道里抽插,在她的后庭中冲刺,还要她用小嘴和双手为他们的服务,而她的那一对丰满的奶子,更是不知道要被反复揉弄多少次。

          如果这些大兵们有谁生病了,或者思乡了,或者在训练场上受伤了等等状况,司务长就会让她白天也去为那个小伙子特别服务一下。那时候,方芸才会认真的打扮打扮自己,有时候去看完病号她会穿上粉红色的护士服,遇上思念妈妈的小子她会把自己的乳头塞到他的嘴里让他一边流泪一边吮吸,要是有哪个英雄在训练场上表现的特别出众,那他可走运了,因为方芸会专门为他跳一支大腿上的脱衣舞。

          方芸的脱衣舞跳得很好,得益于她过去在舞艺附中的学习,即便是在全团的所有军妓中,也没有比她跳得更好的了。

          甚至于有一次团长下连队来检查,专门就点了方芸的脱衣舞,还想用他自己的一个专属军妓来和连长换,但连长却坚决不同意:战士们也绝不会同意把这样的一位顶尖的尤物交出去,哪怕是和团长换也不行。

          现在连队里人都走光了,方芸一个人在宿舍里,找出一件军装短裙来换上,又拿出一对乳铃分别夹在两颗乳头上不这样做的话,她的乳头会源源不断的流出乳汁,用夹子夹住,虽然会涨奶涨的难受,但是却不会把衣服弄脏。

          然后带上一件半罩型的乳托拖住她那丰满的吊瓜乳房,再披上一件衬衫,描个眉抹点儿粉,施施然的这才上了路。

          战士们都出去演习了,一来一的要一个多月,这时间她可不能闲着。早在战士们接到演习通告的时候,她也接到了师部军妓管理处的通知,要对她们全体军妓集中培训一个月,以便更好地为全军战士服务。

          不过话是这么说,其实方芸知道,所谓的集中培训无非两件事:女孩子们集中在一起嘻嘻哈哈玩闹一段时间,然后搞一个选美比赛从中选一些领导满意的进入专为首长服务的后宫成为美宠。

          成为美宠,工作量可比现在要小许多了。毕竟首长们的人数在那儿摆着,但方芸却不喜欢。因为在连队里虽然辛苦还要耐操,但是却是战士们哄着她,顺着她,让她有一种自己是女王,这一多条大汉全都是自己男宠的美好幻想。但要是去了“后宫”,那就是伺候人了,说不定还要和别的女孩子宫斗,那可就太没趣了!

          搭了通勤车到了师部,先去军妓管理处报个到,领了房卡和饭卡,然后就去住宿楼,在楼门口还领了一份活动通知,草草的扫了一眼,与往年的活动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首先开个动员大会,然后分班组学习一些先进的性交经验,还请了几个外军的大洋马做教练。中途穿插一些小组选拔赛,还有才艺表演赛和集体活动。

          临近尾声的时候会有一场联欢会,最后就是本次集中培训的总决赛,然后再好吃好喝的来一顿,大家就都可以各各家,各挨各操了。

          这种东西虽然没有什么营养,而且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的,不过方芸还是把它收好了放在包里,去653房间找自己的室友。

          “你好,我是e团7连的王媛媛。”打开房门,方芸看到的是一个半裸的娇小女孩:她大约二十左右的年纪,肌肤光洁的闪闪发亮,胸前的一对鸽乳盈盈一握,两颗红豆上分别挂着一个亮闪闪的金环。

          王媛媛只穿着一件长裙,赤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我也是刚刚来,东西都还没有铺开。两张床你喜欢哪一张?”“我随便。”方芸把衬衫脱了拿在手上,她松开夹在乳头上的乳铃架子,那两颗娇嫩的小樱桃都已经涨的发紫了,饱满的乳汁聚集在乳房的前段已经快要飙射了出来,幸好方芸应对这种情况已经不是新手了。她娴熟的从自己的行李中翻出来一个奶瓶,套上吸奶器,然后把橡胶抽奶器套在自己的乳头上,只消握着自己的乳房,那纯白色的乳汁便源源不断的流进了奶瓶中。

          她带来的这个奶瓶是75装的大规格,但是一个乳房的乳汁挤完了刻度线就已经到了55的位置。

          “看来只能浪费了。”方芸有些惋惜的道。

          “我这里有真空袋你需要吗?”王媛媛递给她一个扁平的透明奶袋,这种袋子可以一次装5的乳汁,空的时候可以完全压扁了不占地方。出门旅行的时候非常方便。方芸也买过这种东西,但出门却忘了带。

          “谢谢。”方芸一边挤奶,一边打量着这个娴静的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只觉得她身上散发出一种非常古典的气质美。

          当她注意到王媛媛长裙下那尖锥形的三寸金莲的时候,便恍然大悟:“你过去是学古典舞的?”“嗯,为了还助学贷款。”王媛媛伸了伸胳膊,胸前的一对妙乳微微颤抖:“姐姐是学芭蕾的吗?”“是的啊。”方芸与她相视一笑。两个学舞蹈的女孩子在一起总是有许多的共同话题。

          把奶袋还有奶瓶都放在客房里的小冰箱中之后,方芸看了一下手表,也到了该吃饭的时间,她便又把那个充当乳头夹子用的乳铃夹在了奶头上,王媛媛也套上了一件小背心,两个女孩有说有笑的下了楼。

          师部的餐厅虽然也是吃大锅饭,但是油水比底下的连队还是要足一些。由于师部的其他人都去参加演习了,来吃饭的要是军妓们,所以今天的套餐也是为她们特别定制的美容养颜系列。

          “这汤里面的催奶素放得太多了。”方芸一边小口啜饮着富含蛋白质和胶原蛋白的高汤一边小声的抱怨着。

          按照国际通行的标准和c国的《军妓征募条例》的明文规定,军妓不但要从外观上样貌姣好,身材匀称,而且对阴道的紧张度、腿长、乳房的含乳量等都有明确的标准。

          对于这些没有生育史的女孩子而言,要保证乳房的含乳量,除了定期去军医那里接受催乳针的注射外,另一个重要的措施就是在食品中添加相应的催乳素。

          吃完这顿饭,方芸就觉得自己的乳房又开始发胀了,坐在她身边的王媛媛也是一样苦恼的表情,而且方芸都看的清清楚楚,王媛媛胸前的布料都已经开始被弄湿了,想来是乳汁不用压力都已经开始自己往外流了。

          坐在她们这一桌的女生们都差不多的反应,有一个看上去相当高贵冷艳的女孩子咬着下嘴唇,高耸的胸脯微微颤抖,另一个留着圆头短发的女孩子则脸都涨红了,想必也等着要去赶紧挤奶。

          “幸亏把乳头夹上了。”方芸心里暗自庆幸道,但其实她的乳房也同样涨得厉害,乳腺正在源源不断的将她体内的能量转化成为高营养的乳汁,但现在这些有益身心健康的饮料却找不到出口,只能在乳房中聚集起来。

          “还有半个小时开会。”王媛媛咬着嘴唇:“会要开两个小时,怎么办呀。”确实,现在这些女孩子们面临着一个相当严峻的现实问题:催乳素的作用时间大概是三个小时,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她们的乳房都在不断的分泌着丰沛的奶水,即便现在挤干净了,那么接下来的会场上才是考验呢。

          “该死的,一点都不为别人着想。”方芸捏了捏拳头:“忍着吧,挤不干净的。忍一时就好了。”以她的经验,奶水是越挤越多的。如果积蓄到了一个顶点,身体里的分泌就会自动停止。不过话虽如此,但是乳房中沉甸甸的的感觉并不好受,而乳头那种快要爆裂掉的感觉更是令人抓狂。

          催乳素是对付女孩子最有效的手段,不管是多么高傲自负的女孩子,在催乳素的作用下,都会变成荡妇。过去在学校里的时候,方芸也是个冷美人,因为自己的美貌而相当的自负。但被用了催乳针之后,她淫荡的天性终于被开发了出来,每天不被男人的阴茎轮番插入几简直是不肯罢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