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三十章 大结局(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坐怀不乱one

          字数:5193

          20200629

          尊敬的乘客,乘客我正在睡梦中,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把我叫了起来。

          你好,乘客,已经到了新西兰机场,本次行程结束了!一个非常美丽的

          空姐对我说道。

          环顾头等舱的四周,此时除了我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只剩下修莉娜

          两个月前,我爸爸升职,但感觉更像是风雨欲来的前兆,爸爸的升职更像是

          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很多人、事、物统统卷积到了一起。

          妈到现在为止,我确实没法做什么,也随了爸爸的愿,爸爸并不希望我

          掺杂进来,只是想让我做个远离政治斗争的人这样做值得吗?我问了妈妈。

          妈妈沉思了好久,没有说话,对着我点了点头。

          这时,妈妈会所的秘书进来说有人要见妈妈,妈妈应允了,让我也进入了内

          侧休息室短暂了避一下。

          妈妈的休息室和办公室是联通的,就像那个小屋一样,能看到办公室内部,

          我看着屋里的大床,想必妈妈没少在里面跟顾再同做爱。

          我往外看去,竟然是爸爸的秘书,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来找妈妈是什么意思?

          难道爸爸的秘书掌握了些什么来要挟妈妈吗?我看着这时的妈妈,也难怪,

          妈妈这一身套装显得妈妈凹凸有致,高跟鞋更是衬托出妈妈的气质,薄如蝉翼的

          丝袜下清晰可见的血管,让妈妈显得根本不像是一个严肃的书记,而像是一个端

          庄大方的职场女性李书记,明天我就要上任了。爸爸的秘书说道。

          那很好,天阳给你的安排我相信也非常适合你,这么多年,为天阳办了很

          多事,很好!妈妈说道。

          可是我担心爸爸的秘书欲言又止,顿了顿又说道我担心以后。

          你放心,以你的能力,做东江的市委副书记绝对没问题,更何况东江是天

          阳的老班底,天阳把你安排在那肯定是有这层意思。妈妈说道。

          我知道李书记,可是秘书想了想没说出口。

          你是说汪援朝?妈妈说道。

          嗯秘书点了点点头。

          你要记住,你是天阳的秘书,即使天阳不在了,你的身上也会有天阳的烙

          印,和你做秘书不一样,天阳的秘书在很多的情况下就代表了天阳,你即为一方

          大员,一定要想着为百姓谋福利,为地方谋福祉。

          我明白了!秘书说道。

          你要记住,你和汪援朝一样,身上有天阳的影子,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做

          出对不起天阳的事,否则在别人眼里你已经是不忠诚的了,更别说前途了,天阳

          虽然家族显赫,但是天阳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是扎扎实实和四平八稳,我希望你

          也能这样,不能让别人说只是一个因为领导升迁的人。

          我知道了!秘书感谢的说道。

          为你的上任备了份大礼!说完妈妈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敲门进来一个人,正是汪追潮。

          你们两个以后可以多联系下。妈妈说道。

          两个人互留电话以后寒暄了几句,秘书就走了。

          对于这件事,秘书肯定乐意,因为汪追潮是汪援朝的代表,东江市还有很多

          汪援朝的老部下,要想做出政绩缺不了这些人的扶持,汪追潮更是乐意,以后还

          要在东江这混,肯定需要认识一个当政的人,县官不如现管嘛!

          秘书走了以后,汪追潮突然把门锁死,回头转向妈妈,邪魅的笑道我也想

          干纪委书记!

          妈妈惊呼一声,说道小汪,你……你……显然妈妈很震惊。

          我知道我以前说过,但是看到李书记这成熟似蜜桃的身体却也忍不住,顾

          再同究竟是为什么迷恋李书记,我想不全是因为权力的征服感吧,哈哈。

          小汪,改天吧,今天不方便妈妈回头看了一下,知道我肯定再看晚上

          去酒店,那里环境更好。看了妈妈是不想在我眼前出糗,妈妈又不好明说。

          李书记,我就喜欢原汁原味!说罢,汪追潮直接铺了上来。

          我正要出去,却看到妈妈好像是在向我微微摇头,妈妈默许了汪追潮,也默

          许了作为唯一的观众的儿子亲眼看自己的妈妈被冒犯,我虽不知道妈妈的意思,

          但是还是顺从了妈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