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秀才遇到兵07-12(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p7

          接下来的十来天中,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任何人的预料。水东楼原来就是即将上任的新县令,而鲁大人也因害怕被查贪污而提早退休了。在他离开良才县的前一天,他缠了拾义妹一整天,懂得保养的他,第一次服用了春药,把拾义妹干得七晕八素、高潮不断。第二天送行时,拾义妹低着头站在人群背后,不去看他。而鲁大人临上桥时,眼睛还意犹未尽地盯着拾义妹,如此娇俏美丽的可人儿,他是无福消受了。

          对于这个新上任清官,么公和毛、士、生、非他们阳奉阴违,暗地里和他交量着。而水东楼上任第一件要办的事便是下乡征收钱粮。

          以往这种事是没有拾义妹的份的,可这次水东楼点名要拾义妹一同随行。拾义妹自然是高兴极了,也顾不得么公他们那拉长着的臭脸了。

          三天后一行人便出发了。以往这档子事对么公他们来着可是个肥差啊,有得吃,有得拿,还有那些小家碧玉可以玩。这次却是截然不同,水东楼收是收,可他从富豪那里收来的全给了穷人,么公他们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捞到。

          出行的第三天,拾义妈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说是上山来采药来了。其实是放心下下拾义妹,一直尾随他们而来的。水东楼为了要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当年救过他的人,借口支开了拾义妹和么公他们,和拾义妈二人单独一起。这么一来,么公他们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几个人就像是饿狼一样到处找食。

          一条小溪从山下欢快地流下,清澈的溪流正是农家姑娘洗衣服的好地方。她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在溪边,开开心心洗衣聊天,像一群温顺的羔羊,浑然不知饿狼已经靠近了她们。

          憋了几天的么公他们,一踊而上,一人按住一个就要霸王硬上弓。

          一时间,男人的淫笑声,女人无助的求饶声,还有衣服被撕破的声音惊醒了这寂静的山野。

          住手。一声清丽的叱咤声传来。走在后面的拾义妹看到这种情况自然是大声喝止了。

          拾义妹,你就别管了,来征收钱粮就是这样的啦。莫大毛道你走远点吧。

          住手!住手!住手拾义妹挥着手中的短棒没头没脑地往他们身上敲去。

          啊呀……啊呀……别打了……啊呀几个人连滚带爬地跑开了,那几个少女少妇趁机逃走了。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么公他们心里别提多恼火了。

          拾义妹见姑娘们已经逃走了,也就停手了,理也不理大声呼痛的几个人,扭头就走。

          几个人摸摸身上的痛处,又摸摸胯下勃起的阳具,道么公,怎么办啊,总得找个女人泄泄火啊。

          找什么找,上哪找去么公也是一肚子的火。忽然,他的目光触到了走远了的拾义妹。不由地胆子一大,有了个主意。

          他拉过身边的几个废物喂,你们想找个女人泄火是吧,眼前不就有一个吗?

          哪里?几个人一头雾水,四处乱看。

          那。么公朝着拾义妹的背影啫了啫嘴。

          拾义妹!不知是谁叫出了声。

          嘘!起点。么公连忙捂住他的嘴。

          想也没用。么公,咋们几个加起来也打不过她呀。

          打不过,可以来阴的么公一脸不成功便成仁的样子你们跟着我。

          好几个人附和着。

          拾义妹!等等我们。么公裂着嘴喊道。

          什么事啊拾义妹停住脚步,头也不回地道。

          不是,拾义妹,这儿听说有不少山贼,一起走比较安全点。

          快点啦……嗯!……拾义妹话音还没落,脖子上就重重地挨了一下,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便软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站在后面的么公,手里拿着短棍,心有余悸。这下要是没击中的话,那就惨了。不过还好,如他所愿,拾义妹倒下了。

          定下神来的众人,把拾义妹抬到了一个蔽静的地方,七手八脚地脱光了拾义妹的衣服,一具凹凸分明,白璧无瑕的少女胴体赤裸裸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光滑的肌肤白里透红,找不出一点儿瑕疵;胸脯上一对雪白的乳房没有受姿势的影响,傲然坚挺,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粉红的乳晕衬着两粒樱桃般的乳头,诱人采摘;平坦的小腹下面是高高坟起的阴阜,上面养埴着一片丰盛的毛发,一根根乌黑的阴毛在山野的微风中轻轻摇曳;修长白嫩的双腿微微分开,使得大腿根部那道粉红的肉缝都落入了众人的眼里。

          一时间,这四个男人都愣住了,呼吸像是停止了,但心跳却加快了三陪。

          在这宁静的山野小溪边,清澈的溪水弹奏出欢快的节奏,溪边绿草边野,树荫婆娑;轻轻的微风,带动着茂密的树叶发出沙沙之声,再加上一位少女美丽的胴体,这原本是一幅美丽的画面。可是少女身边这四个神情猥琐的男人,却让这整个画面充满了淫秽的气息。

          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声原来拾义妹本钱这么足……

          一语惊醒梦中人,回过神来的四个男人一齐把手伸向拾义妹赤裸的身子,八只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游走着。

          没想到拾义妹这么正点……罗力士咽着口水道。

          正是走宝了……陈生道。

          别啰嗦了,快上啊!李非心急地道。

          上什么上么公给了李非一下我先上。

          每次都你先……李非嘀咕了一下,却也不敢动。

          么公飞快地脱掉衣服,胯下肉棒早已涨得硬硬地,他提起拾义妹秀长的双腿,扛在肩膀上,手扶着自己的宝贝对准拾义妹那道粉红的肉缝慢慢地顶了进去。

          咝……哦……么公爽得直叫。

          怎么样?怎么样?另外三个搓着自己发硬的阳具在干着急。

          好紧!么公道。

          哈哈……四个男人得意地淫笑起来。

          拾义妹的阴道此时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润滑,么公慢慢地一点点地把阳具顶入后,抱着她光滑的双腿开始缓慢地抽插。

          那三个废物也都脱光了衣服,分别蹲在拾义妹的身子两边,抚摸着她的身体,拾义妹乳房上的手,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应接不暇,柔软的乳房根本没机会保持原来的形状。

          处在昏迷之中的拾义妹,身子却在他们的刺激之下已经开始有了反应,再明显的就是她下身开始分泌出汁液,她的阴道渐渐变得润滑了,么公抽插之时,阳具进出阴道顺畅了许多,还不时传出阵阵水声。

          手拿开!么公拨开拾义妹乳房上的手,整个身子压在了拾义妹的身上。他捧着她的头,臭嘴在她美丽的脸庞上乱啃乱舔,胸膛挤压着她饱满的乳房,挺动屁股,阳具快速地抽插着她娇嫩的阴道。

          蹲在旁边的三个废物,这下连乳房也没得摸了,心下郁闷。陈生和李非一人一边各自抓着拾义妹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阳具上摩擦,一解心火。而罗力士在后面抱着拾义妹的一条腿,用发硬的阳具磨擦着她光滑而富有弹性的大腿。

          忽然,昏迷中的拾义妹发出几声低低的呻吟。

          么公一惊,马上对士、生、非道:快、快按住她,她快醒了。

          李非连忙抓着拾义妹的双手,压在她的头顶上,陈生和罗力士一人一边按着拾义妹的脚。几个人这会儿挺齐心的,因为他们领教过拾义妹的身手,论功夫,他们四个人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

          恍恍惚惚中的拾义妹,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正压在她的身上。那人有节奏地撞击着她的身子,下身有一条火热的东西在进进出出,一阵阵熟悉的快感传边了全身。一时间,拾义妹还以为是鲁大人在和自己交欢,她不禁扭动纤腰,迎合着身上男人的抽插。

          么公对拾义妹的反应感到惊讶,却也是乐在心头,有了拾义妹的迎合,他干起来就更爽了,与一个死鱼一样的女子和一个懂得迎合的女子交欢毕竟是不一样的。他撑起身子,屁股大起大落,用力地冲撞着拾义妹,两人身体碰撞时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这声音在这宁静的山野显得特别响亮。

          慢慢地,拾义妹的头脑开始清醒过来了。忽然,她记起鲁大人已经告老还乡了,她也记起了自己并不在衙门里,而是和水东楼一起出来征收钱粮了。猛地,她睁开了眼睛。她看到在她面前距离不到一尺的是一张淫笑着的脸。

          呵呵,拾义妹,你醒。

          么公?压在她身上起伏不停的正是她最讨厌的捕头么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