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锁金秋】13-18 完(1/20)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字数:28910

          20200710

          第十三章温泉

          我们跑回阁楼,把阁楼院子裡裡外外打扫了一遍,午后的太阳终于初露端倪,

          在云层中穿行,像一面白白的大镜子,要把多天来的阴云驱散开去。

          我和敏忙得汗津津的,终于忙完了,,把房东的摇摇椅搬到院子裡,安在老

          梨树的树荫下面,整个人陷在椅子裡,微风拂面,阳光从泛黄但还不愿落下的叶

          子的间隙斜斜地打在脸上、衣服上。好久没看书了,我把课本抱下来放在旁边的

          石凳上,伸手可及,随意地翻看着。敏见我如此惬意沉迷,自个儿上阁楼上去做

          作业了,叫了我几次见我不应,自己上床睡觉了。

          午后的阳光是慵懒的让人瞌睡的,阳光越来越斜,我不知不觉已经睡着了,

          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梦见我和她真的骑着红色的马匹,飞奔在那片熟悉的草场裡,

          绿草如茵,伊人如雪,山林中的兔子也跑了出来,跟着马蹄奔跑,还有一些不知

          名的小兽也跑出来了,小鸟和蝴蝶上下翻飞,就这样跑着跑着,周遭的山峦也跟

          着跑起来,飞起来,飞到云端,回头看看下面的村庄,小得像一颗花豆子,马背

          上却只剩我一个人,我惊惶莫名,连忙低头一看,马儿也不见了,就我一人上不

          巴天下不着地地悬在半空裡,直直地往下坠,周围都是呼呼烈烈的风声,我大叫

          着……

          原来这只是南柯一梦,敏听到了我的叫喊声,从阁楼的木格子裡问我怎麽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不出话来,她赶紧跑下来,跑到我身边,我说我做了个噩

          梦,她说你梦见什麽了,我没有说话,闷闷不乐地收拾好东西上楼去了。

          我这样子,她也被吓住了,默默地跟在我身后上楼来。我还是好半天躺着不

          说话,敏手足无措地愣在那裡,她小声地说:非,要不我们出去走走也好,天

          天睡觉也会胡思乱想的,一点都不奇怪。

          我扭头看了看她,她赶紧说:要不我们去洗澡吧,现在正好太阳还没落山,

          我们可以赶在落山之前回来。我想想也对,昨天奔波的那麽累,是该好好泡个

          温泉了。

          是啊,真应该多出来走走,太阳早已把乌云驱散,澄空万里,这几天被雨浸

          湿的地面还在散发着热气,逐渐乾燥,泥土发出芳香的衰草腐烂的味道,心情又

          渐渐好起来。

          敏一路欢快得像只小麻雀,不停地转着圈,碎花裙摆随风飞舞,转成圆圈又

          落下。下午的阳光打在她的兴奋得红红的脸蛋上,噢,我的天使,我的佛,你怎

          麽可以这般美丽!

          到了看得见河流的时候,太阳还有一竹竿那麽高,要落到山后面去,还得有

          一段时间呢。只是河道裡阳光已经看不到,在河道裡只能看见太阳照在身后的坡

          上。岸边的温泉已经有很多人佔了,剩下的零星几个敏都不满意。

          我说:就将就吧?这会儿正是洗澡的好时光,人都是这麽多的。

          敏嘟起嘴来,对着我的耳朵悄声说:你不怕我被他们看见?

          我笑了:这有什麽啊?我看着呢,还不是有女人在裡面洗,还不是被我看

          见了。

          敏尖叫起来:坏蛋坏蛋,不准看!跳着脚要挠我的痒痒,我沿着河滩跑

          起来。

          她在身后追着叫着,河边的石头大小不一,高低不平,光滑圆润,跑起来可

          真不容易,好几次我都快摔倒了,我也不想跑了,转身张开手臂,敏冲得太急,

          正好撞了个满怀。我沉了沉身,搂住她的大腿高高地把她高举起来,把脸顶在她

          软软的小腹上,她无助的张牙舞爪的叫唤: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看她吓坏了的样子真是好笑。我放她下来,她还惊魂未定地喘着气,我揽她

          在怀裡,她仰起头来,唇像火一般鲜豔,她说:要不我们过河去洗吧,那边没

          人。我知道她是想要了,我也正这麽想着呢,可是河水这麽湍急,怎麽过去呀?

          她见我望着河面,猜出了我的心思,拉着我的手往上游走去,在一块大礁石

          边停了下来,我看那河流似乎比先前那裡还要急,迷惑不解地问她:从这裡过

          去?

          她说:是呀!就从这裡。

          我摇了摇头说河水太急了,她咯咯地笑了: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吧,我的

          状元郎,河水急说明水浅,你看这一熘过去,都泛着白色的水花,那是河面有石

          头,水流打在石头上面才有的白色水花的,我们就踩着这些石头过去吧。

          原来是这个道理啊,我怎麽没想到呢,不过我还是有点害怕,她看着我害怕

          的样子笑了:我还以为你不怕死呢,就算被河水冲走了,好赖也有这麽个美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