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不会又来找她了吧?

          妈妈咪啊!为什么每次来找她?

          不过,这次怪怪的耶!

          为什么他们看起来不像要海扁她一顿,倒像想向她忏悔呢……距离韶傅与佟拎带著张南莉到公司去找韶仕棋而闹出事情已经两个多月。

          原本韶仕棋一个星期或是比较有空时会回韶家看看两人,但是这两个多月来,他的人不仅没有出现在韶家大宅,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来一通。

          韶傅与佟伶急了!他们知道这回韶仕棋真的生气了,但是,他们又不敢贸然再去找他,免得又出事。

          〞我们去找巧薇好了。〞佟拎突然提议道。

          〞不好吧!〞韶傅摇头不赞同。

          〞为什么?〞

          〞她很怕我们。〞韶傅依著那天看到的情形说道。

          〞但是这么下去的话,仕棋不会原谅我们……〞儿子的个性,她这个做母亲的当然清楚。

          〞所以;你就决定去找巧薇?〞

          〞是的,仕棋应该比较听得进去她的话。

          〞你要如何去找她?仕祺会让我们见她的。〞没见到人,什么话都是白搭。

          〞我知道,但是昨天公司里的人和我说了,巧薇已经不在公司里工作、只要我们白天去找她,仕棋应该不会知道的,〞她的消息来源颇为灵通。

          〞我还是觉得不太妥。〞

          〞走啦!〞佟拎怂恿老公。

          〞好吧!〞

          被骗了被要了、被拐了!

          蓝巧薇瞪著正在打领带的韶仕棋,在她心中,已经变成全世界最卑劣的人了。

          哼!还说将那些资料给填一填,一个月要多给她五千块的薪水;全都是骗人的!

          韶仕棋为了她的身体著想,所以、已经两个多月没让她去上班,碍于公司规定,请假超过两个月者得辞职,所以,他很自动的打了通电话给人事经理倪木,告诉他,蓝巧薇不做了。就这样,她很快的被炒就鱼,甚至一块钱都拿不到。更何况是那一年的六万元。

          她狠瞪著韶仕棋,心中不爽到了最高点。

          〞还在生气?〞他温文的问道。

          〞废话!〞

          〞别这么小家子气了。〞

          〞哼!你这个卑鄙,无耻,*,超龄,肮脏的人,我不要和你讲话了。〞她狂狂的偏过头去。

          〞很抱歉,我现在也不能和你继续聊下去了,我必须去上班,有事打电话给我。〞他亲了她的脸颊,对于她的冷言冷语毫不在意。

          〞我才不要打电话给你咧!〞她拉起被子,将自己给盖住。

          〞那我会很伤心的喔!〞

          〞〞那你就去慢慢的伤心吧!谁理你啊!我要睡觉了。〞

          〞我去上班了。〞

          〞随便!〞目前唯一的好处是,她爱睡多久就睡多久,没人敢管她。

          在蓝巧薇又睡了个回笼觉,起床时已经是十一点了。

          。她从*起来,到浴室去流洗一番,才走到客厅。

          〞阿桑,早!〞看到韶仕棋请的钟点女佣在帮她准备吃的,蓝巧薇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小姐早。〞

          〞都十一点了,我又睡得太晚了。〞

          〞孕妇就是要多休息才好。〞阿桑对眼前像个小女孩的蓝巧薇露出了一抹笑客,要不是知道她二十八岁了,她真的会以为她未成年。

          〞一直休息都要变成猪了,到时,仕棋就不要我了。〞

          〞不会的;先生很疼你的。〞阿桑赶紧安慰她。

          〞骗人!我都看不出来。他就只会拐我。骗我而已,其他什么事都不会做。〞她嘟看嘴抱怨。

          〞没的事,我一个外人都可以看出先生真的很疼你。〞每三个小时打一次电话问蓝巧薇的身体好不好,这在阿桑的眼中看来,已经是将蓝巧薇疼人心坎里了。

          〞他是怕我告他虐待孕妇,〞她坐在餐桌前,开始吃起一天的早餐加午餐。

          〞今天准备的,小姐,你还习惯吧?〞阿桑尽责的问她。

          〞很好瞩!每天准备的都很好吃。〞她甜甜的笑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会一直胖起来。

          〞孕妇就是要多吃一点。〞

          〞吃的像猪一样吗?〞她皱了皱眉,快速的解决完手中的士司和桌上的牛奶,〞明天我可不可以喝咖啡牛奶,不要再喝鲜奶了?〞

          〞不行:先生特别交代过的。〞

          〞可恶!你不要听那个小毛头的话嘛!〞每次都这样,她只要和阿桑说什么,阿桑都说不行,然后还会说是先生交代过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