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8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yi刻姜明达被震撼了,他看到了痛苦c爱怜c无悔c不舍

          就在幽冥鬼火将要毁灭世间的yi切的时候,突然yi个似乎从九天上穿来的仙音在场中想起——

          “千千红尘劫,处处苦海人,唯有菩提泪”

          黑夜的天空突然下起雨来!没有雷也没有电,只有突兀的倾盆,难道是上苍怜悯世间万物的泪水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雨——竟然能浇灭幽冥鬼火!要知道这幽冥鬼火连九天仙水也是灭不得的,而现在那幽冥鬼火居然在这毫无来由的天雨浇淋之下,渐渐熄灭

          这雨与那幽冥鬼火也渐渐重塑起鬼卫yi的身躯,yi瞬间鬼卫yi的躯体向姜明达怀里飘落——姜明达顺手抱住,这时那个美妙的仙音在姜明达耳边响起——

          “哎,欲火重生,九幽之体!从此世间多了yi份被操控的幽冥鬼火,不知是福还是祸圣珠之‘者’,金刚萨埵降魔!可复其灵”

          说完,那个声音就在姜明达心中消失了!

          喂,你讲明白点啊姜明达心里呼喊,不过没有反应!

          姜明达虽然不是很明白那个“仙音”的意思,不过大概是说怀里的女人需要他身上的圣珠解救吧!

          yi时间姜明达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把那劳什子的圣珠拿出来,不是刺激那些疯子吗?不过要他看着怀里的美人而就此死去,他也是办不到的,人家可是为了舍命救他才这样的,而且怀里的美人经过那劳什子的鬼火这么yi烧,不但皮肤更加晶莹无匹,而且容貌硬是美上了十分也不止,已经可以和那叶秋心yi拼高下了!美人的胸前已经滴了yi堆色狼的口水了

          死就死吧!反正今天凶多吉少,不就是yi个死嘛!如此美人,姜明达见过的所有女人加起来也不及她yi个美,就是救活了搂上yi会儿死了,那也是赚翻了!姜明达暗中yi咬牙,从怀里摸出了那人人抢夺的所谓的圣珠

          圣珠之“者”,在圣教传说中,乃是十圣珠之金刚萨埵降魔。据传其功能自由支配躯体力量,万物灵力,任由接洽,非但能复垂死之伤,更能疗魂灭之境。

          当然这yi切并不是圣教以外人所能知道的,世间贪欲之人,趋之若骛地争夺圣珠,只知其之数而不知其之内,这圣珠之“者”,乃是世间疗伤圣物之冠,却也半点攻击力也是没有的,即便让那些人得到了,想要借此争霸yi时又有何用?也真是yi种悲哀

          姜明达慢慢从怀里掏出了那圣珠之“者”,却见本来虽隐隐发光宛若夜明珠的圣珠,当“接触”到姜明达怀里的人儿的时候,突然光芒大盛,几乎照亮了附近黑夜的天空,yi时之间所有人都惊呆了,转瞬这些人又露出更加贪婪的目光盯着那发光的珠子——圣珠!他们各自在心底下了这个结论

          圣珠本是佛门之圣物,而佛门之法旨在于普渡世人,而这圣珠之“者”,乃意在“救人”之渡。平常的时候,它就象隐忍着自己,但yi旦接触到受伤的生灵,它就会自动行使它之渡。因此,上yi次姜明达之所以能够发现它,其中的yi个重要原因就是姜明达身受重伤,吸引了它!

          只见那圣珠之“者”突然脱离了姜明达的掌心,向鬼卫yi的头顶飞去,渐渐地竟然融入了她的头颅之中,yi瞬间鬼卫yi的头颅似乎变成了世间第二个太阳,光芒万丈姜明达猜想那是圣珠如那仙音说的yi般,开始为鬼卫yi疗“魂之伤”了

          如此怪异的景象,虽然唬住了周围人的贪欲yi时,使他们暂时由于极度惊讶导致忘记了贪婪,但是人之心性乃是世间最难渡的。没有多久,那些人已经从刚开始的震惊中慢慢醒来,随之而来的是更盛的贪婪,几乎所有人眼睛凸出着盯着鬼卫yi的头颅!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几乎同yi时间,几乎所有的人向姜明达扑去,他们的目的从充满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欲把鬼卫yi的头颅破开,取那圣珠!

          在无限贪婪的驱使之下,这些人的攻势竟然显得从未有过的强悍起来,似乎比刚开始功力未消耗的时候,威力更强了!

          “阴阳轮转,九幽灭灵!”

          随着鬼卫二的yi声娇喝,“九幽灭灵阵”显示了变阵之后强悍的防御力!

          不知道抵挡住了几波攻势,那些被贪婪支配的人,似乎感觉不到累c不会功力衰退似的,yi直不停地保持着强劲的攻势!

          虽然鬼女十七卫联手使出的“九幽灭灵阵”,也在拼命催功抵挡,奈何人力有尽时,不知道在第n次的攻击之下,鬼女十七卫终于再也抵挡不住,功竭吐血,个个颓废在地,似乎等待共同悲惨的结局

          其实虽然这些人在的驱使下,几乎不知疲倦,但毕竟个个都是血肉之躯,在“九幽灭灵阵”被破之后,竟然无yi人立即上前了解她们,尽管这些人个个杀红了眼,是不可能说讲什么慈悲的!鬼女十七卫丧失抵抗能力的yi刹那,这些人也如释重负地就地盘膝调息起来,他们大多也快到了功尽力竭的地步了!

          yi时场中出现了异样的短暂宁静,不过这宁静很块被打破,就在那圣珠疗伤完毕,重新化作yi颗黯淡的夜明珠,从鬼卫yi头颅中飘出,向姜明达飞去的时候,有yi个人终于再也按耐不住——动手抢夺圣珠了!

          ps:最近yi段时间准备考试,而且附近的网吧装修停业,因此不能,准备yi次更多点,尽量每周也是yi天yi更的量吧见谅!!!

          第十二章圣珠之“者”四

          标记书签

          这个人,就是那老j巨滑的李远,虽然场中的争斗是他率先挑起的,但是他却yi直暗中保存实力,即使很多yi开始和他同样想法,但最后都被驱使迷失心智发疯拼命的时候,李远依旧没有被血腥淹没掉心中的阴狠险恶,他yi直在等机会,因此故作力竭之状,和众人yi样原地调息,同时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伏魔剑几乎在飞剑刺出的yi刹那,就袭到了姜明达的胸前,似乎时空已经没有意义了yi般,而李远同时双手急探,向空中的圣珠抓去!

          姜明达周围的鬼女十七位想舍身相救,奈何浑身却是yi点力气也没有,而鬼卫yi自从刚刚开始就慢慢笼罩在幽青的“雾气”之中,不知生死好坏!yi切发生得如此之快,姜明达即使反应了过来,但伏魔剑剑端的剑气已经刺破他的外衣了!

          难道姜明达就此便要殒命,化作冤死的恶鬼?

          正当李远身在空中眼见圣珠唾手可得,忍不住心底发出几声阴冷得意的微笑之时,异变又生!

          李远只是模糊得感觉到yi条黑影从自己身前“晃过”!下yi刻,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前被yi股阴寒深不可测的力道击上,接着在他眼中的圣珠慢慢遥远,他意识到自己被yi个神秘高手给击飞了!这个暗中隐藏的高手太可怕了,想他堂堂驱魔世家的当代家主,yi向对于自己的武功颇为自信,认为凭着他自己的yi身功力,即使不说天下无双,能胜过他的也不多了!哪知道今天,李远他不但输了,而且是输得很难看!虽然说那人是偷袭,可是李远不要说看清对方的功法容貌了,就是对方是不是人都不能确定,他只是意识感觉到yi道黑影掠过,然后他就飞了,真的输得很难看!不过这个时候却不是保存什么脸面的时候,李远刚yi着地就借力在地上“打滚”起来,yi来借此尽量化去体内肆虐的那深不可测的阴柔功力,使他体内经脉不至于受到重创!另yi方面,想借这招“懒驴打滚”避开暗中神秘高手的继续追杀!

          瞬间直直滚出了十丈之远,李远才着手按地爬起,却是张口吐出了yi口胸口的淤血,借此再此减小他自己的伤势,然后警惕着四周,想凭感觉锁定神秘高手的方位

          “好——不愧为正道四大驱魔世家之yi的李家家主!竟然硬生生就扛了本座yi掌七八分力道‘鬼隐掌’掌力,这份功力c这份心机委实当得”

          yi声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在场中想起!接着yi道黑影突兀地出现在姜明达的身边,只见他全身笼罩在黑影之中,在这黑夜的掩护下若隐若现,而他的手中抓着的赫然就是那柄伏魔剑,不过此时的伏魔剑,却已经是黯淡无光了

          “却不知你们这些自称正道之士,非要致我们这些你们口中的邪魔外道于死地,方自甘心吗?难道我们鬼域之人是任人欺凌得吗!”

          那突然现身的自然是鬼域鬼隐宗宗主——鬼隐,他其实早已到了,不过因为另外的原因,决定继续潜伏着观察,直到看见鬼女十八卫受伤倒地,而他们的少主生命垂危,才不得不出手!这yi出手,就把那驱魔世家的家主yi招之下击退,虽然李远已经在他yi击之下受了重伤,不过鬼隐却没有乘机要了他的命,不是他不想,而是那伏魔剑已经刺上姜明达,稍有迟疑,姜明达小命不保,那样的话即使要了李远的命,也是大势已去得不偿失了,因此才那样便宜了李远,给了他yi线生机!

          受伤勉强站起的李远,听到鬼隐这么说,不由心底暗暗叫苦,鬼域之名,作为驱魔李家之主的他,当然是知道的,说起来人家鬼域成名的时间比他李家还要早上四百多年呢,驱魔四大家中,只有驱魔龙族叶家,方可yi比!虽然李家到了他李远这yi代,实力扩张了不少,已经成为正道不可小觑的几大势力之yi,相反这数百年来,邪道鬼域的威名日趋微弱,到如今已经被魔教盖了过去,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壮,这句话yi点有没有唬人啊,眼前出现的这个高手,还有先前那十几个蒙面女子,鬼域的实力却非是他李家可以比拟的啊!事到如今,圣珠不但没有到手,而且他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李远心里清楚自己身受重伤之下,那个鬼域魔人第二次向自己出手之时,就是他毙命之时,这个时候他还想着称霸天下,因此他得找机会逃命要紧,再在暗中等待时机

          可是鬼隐会给他这个机会吗?只见那鬼隐象捏蚂蚁yi样,轻易料理了几个不知死活的莽汉之后,刚刚还凶神恶煞的yi群人,转眼都恹了,看来在死亡的恐惧笼罩下,连贪婪的都可以放弃,不过却是暂时的放弃

          “呵呵,今天就让你们这些小辈见识yi下,横行千年的鬼域的风采,省得叫人小看了!”鬼隐阴细的声音在场中响起,声音是那么的平静,似乎真的是长者教训yi下狂妄的后辈yi样,只是他的手中还捏着yi个淋着血的头颅,是刚刚从yi个不知死活的蚂蚁头上生生拧下来的

          只见鬼隐左手微微yi挥,下yi刻李家驱魔神兵——伏魔剑,就突然出现——插在了李远脚边的地上!

          李远心中悍然,他压根没看清伏魔剑是怎么瞬间出现在自己跟前的,虽然从刚刚开始他就全神注视着鬼隐的yi举yi动!

          要是这把剑,刚刚是冲着自己的身体来的,那很可能已经插在了自己的心窝之上!李远暗暗思度着,脊梁不由感到阵阵发凉

          “yi帮无知的小辈!竟然都惹到我们鬼域的头上,以为鬼域是任人欺凌的吗?既然如此,今天本座就送你们去另yi个鬼蜮”鬼隐看了看四周,似乎不仅仅是对眼前这些蝼蚁说的鬼隐阴森的话中,更是带了丝愤怒,也带了丝凶唳,“鬼魂之狱!哈哈哈”

          鬼隐冷笑着,撤出了yi对薄如蝉翼的奇形双刀!这就是鬼隐恐怖的兵刃——鬼隐刀!只见那对成半圆形,握手中间的怪刀,在黑夜中时隐时现,不断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

          第十二章圣珠之“者”五

          标记书签

          鬼隐之刀,已经近三百年没有饮血了!看来这yi次,由于少主几乎丧命,同时主人已经回归,也是时候捍卫鬼域之名了,已经完全勾起了鬼隐的杀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