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6不死罪死七(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今天这一觉睡得沉,嬴政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骨头都有点疼。奈何感到一阵汹涌的水意袭来,他摩挲了半天才找到知觉。眼睛虽然还闭着,却很有气势地挥了挥手,说:“来人,朕要出恭。”

          等了半天却没人理他,嬴政怒了。哪来的宫人这么不懂规矩,皱起眉头霍然睁开眼睛:“朕……”

          气势汹汹的话刚起了一个头,在看见面前那张脸的时候,剩下的就全咽回了肚子里。“千金何故在此?”

          陆千金脸上淡漠的表情有点龟裂的趋势,隔了两千多年再听见他这么说话,真是感觉又怪异又微妙。但是她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自己实打实过了这两千多年没错,面前这一位,他可是睡过去的。

          伸手拿了个枕头垫在他身后:“你先坐一会,吃点东西我再跟你慢慢说。”

          直到她拿起枕头,嬴政才注意到她手里的东西有点怪异。顺带着一起打量了这间房子,以及自己正睡着的……这是榻吗?!

          这是什么地方?!

          朕的宫人哪去了?!朕的雕梁画栋被谁吃了?!朕为什么会在这里?!

          带着震惊的表情想了半天,连带着那股水意都被压下去了。就这样他还真想起了点东西,却不是关于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的。而是……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

          看他脸上的表情微妙变化,陆千金还以为他是睡得太久,身体醒了,脑子还没醒。轻声问了一句:“阿政,你在想什么?”

          嬴政看着她的眼神实在复杂,像是庆幸,又像是有点心疼:“朕竟幸运至此,黄泉路上能得你相伴。”

          ……

          敢情这位以为自己死了,这是在黄泉路上。也不想想,要是真死了,他还能这么高床软枕地坐着?不过也是她没考虑到嬴政这颗睡了两千多年到现在已经有点脆弱的小心脏,把房间布置得跟现代一模一样想要让他舒服点,忽略了他不适应这个问题。

          陆千金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一个更委婉点的说法,到最后只能深吸一口气,简单粗暴地说:“阿政你听我说,你没有死,我也没有死。是我救了你,你睡了足足两千年,这张床也从一开始的榻换成了现在的席梦思。现在不是你的秦朝了,我说成这样,你能不能听懂?”

          ……嬴政沉默了很久才把头抬起来,从前一直运筹帷幄的始皇帝睁着迷茫的眼睛看她。“朕被逼宫了?那现在坐在位置上的,是朕哪一辈的孙儿?”

          他天真地以为,陆千金说不是他的秦朝,那就是别人的秦朝。却没有想过,秦朝老早就不存在了。看着他迷茫的眼睛,陆千金竟然觉得有点萌啊。从前那么手腕铁血的男人,现在变成这样。真是反差萌啊反差萌。

          “谁的秦朝都不是,现在是21世纪,至于皇帝那种东西,早就没有了。”

          看他眼睛发亮跃跃欲试,她又加了一句:“你想都不要想,以后也不会有。”

          嬴政在床上坐了半天还是没理清楚头绪,他还记得自己闭上眼睛的前一秒,胡亥手中的长剑就已经刺穿心口。他原本以为自己一定会死,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活着,甚至还能活着见到千金。

          这原本应该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可是千金却对他说,他这一觉,竟然已经睡了一千多年了。别说是他的大秦帝国,就是王朝都已经消散在过往的烟尘里面。

          嬴政捧着镜子,觉得自己的手有点抖。

          他在死前倾尽半壁江山,就是为了找到长生不死的办法。而现在看着镜子里面这张比自己死去的时候还要年轻的脸,他竟然觉得有点可笑。

          曾经他令人远渡东瀛,曾经他命人踏遍河山,只是为了百年之后能够和千金永远在一起。却原来长生不死的法子,早已经握在千金手里。

          陆千金领着吴美人进来的时候,嬴政正拿着一面镜子在沉思。两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他都没发现,和从前一有动静就能警醒过来的他实在大相径庭。

          吴美人看得感叹:“睡了两千多年,好不容易醒过来,不会睡傻了吧?千金啊,我最近新交了个小朋友,人家是脑科医院的,要不介绍给你,做个检查什么的?你放心,我介绍过去的,保证童叟无欺,不会多收你钱的。”

          嬴政听见这段话就已经怒了,结果看到说话人的样子,直接没能忍住,对着陆千金就问:“此妖女为何在此?”吴美人身上的穿着……超短裙,深v短上衣,露着一截雪白的小蛮腰。按照嬴政的眼光来看,实打实比两千年以前更像妖女了。

          “你才妖女,你全家都妖女!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妖女吗?”

          陆千金却还是两千多年前一样,穿着一身玉绿色曲裾,手上端着一碗粥慢慢走进来,坐到嬴政床边:“你才刚醒,吃不了很油腻的东西,我给你熬了粥,你从前最喜欢吃我做的粥。”舀起一勺粥往他嘴边送,语气神态实在温柔。

          他从前就不能拒绝这样的温柔,凑过去就着她的手吃了一勺粥,咽下去还是没能忘了吴美人这一茬:“她为何在此?”

          陆千金还没说话,又引得吴美人一阵感慨:“我说那你就准备以后一直让他这么说话了?这要是往大街上走肯定得被人送到精神病院里去。”

          对于这两个相看生厌了两千年这份深仇大恨,陆千金实在觉得有点头疼。“你们能不能有一次见面了不要这么苦大仇深的。阿政这两千年是睡过来的,不适应很正常,慢慢来就行。还有阿政,别总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对我师父,要不是有她在,我抢了你的尸体也只能把你葬了。”

          咽下一口粥,他皱了皱眉,“何为阶级敌人?”

          “噗!”吴美人没能忍住,“你看,我就说吧。路漫漫其修远兮啊,你要把他调教成正常人的模式,那得是多浩大的工程量啊。两千多年了,总这么死磕着你也不怕磕死。还是让美人我给你介绍两个小朋友,跟他们谈谈正常的恋爱有什么不好的?”

          “我就是觉得不好。”说到这个她就开始任性了,“阿政很聪明的。这些只是时间问题,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反正两千多年都熬过来了,这学着生存入世的一两百年,对她而言,也不过是弹指一瞬。

          嬴政冷眼扫向吴美人,眼里杀气四溢,这时候倒是把当年当皇帝时候的杀伐果决展露了个痛快。“妖女,你若再危言耸听,休怪我不留情面。”

          吴美人刚想说话,就听见外面响起清脆的铃声,一圈一圈荡漾过来。那声音漾过来的时候,空气中竟然有透明的水纹缓缓波动。

          与此同时,外面还传来一个怯怯的女声:“有……有人吗?”

          吴美人往门框上一倚,笑眯眯地说:“生意上门了,千金啊,那你还不去吗?”

          陆千金不理她,也不理外面的声响,只专心致志地喂手里那碗粥:“我没空。”

          吴美人差点没被陆千金气死,快步过去夺过她手里的粥碗,还是笑着:“你别以为他醒了就万事大吉,千金,还早得很呢。”

          她回过头静静看了她好一会,终究还是站起身往外走。

          看她走出去,吴美人抬了抬手里的粥碗,还是肆无忌惮地调戏嬴政:“呦呦呦,小政政~你家千金走了,要我给你喂粥吃吗?”

          嬴政默默地看着她,最后吐出一句话:“朕宁可饿死。”

          这幢房子从外面看是三层的别墅,嬴政的房间在三楼最深处。陆千金出了房门却没有朝外走,反而往墙壁那里直接走,却没有撞上去。

          墙壁缓缓晃动,变幻出扭曲的水纹,显得影绰模糊。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她却已经穿过墙壁,来到另一个地方。这地方竟然别有洞天。刚才还是现代的摆设,过了那堵墙就是古色古香的一座宫殿,雕梁画栋,四周的摆设无一不精。殿里很幽暗,点着许多蜡烛,到处都用红线挂着金铃,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些铃铛发出来的。

          殿门口站着一个穿校服的少女,她推开了殿门,却不敢进来。听铃声听得有点毛骨悚然,却也没有走。然后就看见一个穿玉绿色曲裾的女人凭空出现,然后慢慢走过来。

          这女人长得实在美,却冷着眉眼没有一丝笑的模样。少女看见了她,从她身上却感受不到人气。看着这样绝美的脸,却只想发抖。

          她说话的声音却很轻柔,像是能抚平她心中所有的恐惧:“进来吧。”

          少女却还是有点不知所措:“我……我……”

          陆千金看她实在害怕,只能又出声安慰了一句:“能来到千金楼,是你的运气,也是宿命。来吧,告诉我,你想要知道什么。”

          少女直发抖,却又忍不住对这个诡异的地方充满好奇。忍不住抬脚走了进去,在她进门的那一瞬间,殿门闭合,宫殿边上两排原本熄灭的烛台,一瞬间全部亮起……

          少女深吸一口气,咽了咽口水,终于还是一步步走到她面前:“这里是什么地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