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礼,游风离场前跟自己喝了杯酒,隐约好像说过:“你爸这个人,你不要等他自己开窍,想要他就自己去抢,要狠得下心,明白吗?”当时方萌刚下了决心要走,没顾得上仔细琢磨,只觉得对方颇有炫耀的嫌疑──说得轻松,那人心系在你身上,他就算狠得下心,怕也是得不到的吧。心念烦乱之下,也就没听到游风最後落寞的那一句“我和他是不可能了,以後好好照顾他。”

          此刻看着痞子老爸眼里的恍然和担忧,方萌突然就明白了。原来他们两个,都选择了退让。

          方萌的心蓦地有些释然,搭上游风的肩,真心喊了他一声:“爸。”

          方正自n般地ai上了蹦极。或许不能说“ai上”,只是被b无奈的依赖吧。每当感觉生活黑暗无望喘不过气的时候,蹦上一次,就像置诸死地然後生,能重新获得一些力量。

          这天蹦极回来,走进家门突然察觉有些不对劲。气味不对,声音也不对。

          惴惴地向屋里走,越向里走越明显,声音和香味都来自厨房。方正扬声问:“还没到周六,今天怎麽想起回来了?”心情却已由警戒变为紧张,说不清在忐忑什麽。

          从在厨房门口看见那个身影开始,方正就僵直了说不出话,想要按捺,心却止不住狂跳。

          接下来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只见老痞子放下锅铲,不紧不慢地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然後再围裙上掖了掖。转过身,微笑着对他说:“阿正,你回来了。”眼里闪着星辉,嘴角有深深的酒窝,是那个可恶的老痞子没错。

          游风走到方正面前,伸手拨了拨他的额发,细细看着他,“幸好,你还好好的。”

          什麽意思?方正心里咯!一下,电影断电,现实接档。刚想说些什麽为自己可想而知的傻样辩护,老痞子已经张开双臂搂住了他。

          “我後悔了阿正,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你是我的。”

          方正听得心里发mao:这老痞子又发什麽神经?

          “以前的事都忘了好不好?这一次我不走了,以後都陪着你,守着你。”

          好,好……恶心!方正受不了地想要挣脱怀抱,却被强势地搂得更紧。

          “要死啊你!”方正发飙。

          “是啊,我要死了。”老痞子如是说道,多情的眼里带着些s意。

          方正的挣扎一时顿住了,“……怎麽回事?”敢借机说r麻话恶心我你就试试!

          “一个星期前确诊的,是一种叫勒巫斯克的绝症……”游风沈痛道,“我没有多久好活了阿正。”

          “怎麽会?你不是一向身t很好的?”方正推开游风上下打量了一番,“不会是什麽不g净的病吧?”

          “不是不是!”游风在心里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擦汗,“是心脏上的mao病。”见方正怔怔然看着自己,又道:“阿正,我知道我做过许多对不起你的事,可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已经後悔l费了太多时间。剩下的日子,你能收留我吗?”

          方正心里不是没有狐疑,可是老痞子这样可怜巴巴看着自己,说着煽情的话,让他一时有点出不了戏。

          “g嘛要找我?我就不信你没地方去。”还是推拒的意思,口气却已软了很多。毕竟在生死面前,再计较别的“不过去。

          “我真的没地方去,而且我也只想在你身边……”游风越发落寞凄惨起来,“这些年来来去去这麽多人,到最後却没有一个陪在我身边。我现在才看清楚,可已经来不及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14年前我就不会放你走。阿正,留下我吧,好不好?我想待在你身边……”

          方正犹豫不决,有冲动说“好”又不甘心。可怜归可怜,可他凭什麽要给这家夥送终?

          “不说话就当你默zhaishuyuan认了?谢谢你阿正!我就知道……”游风一脸感激涕零的表情,看来是真的受了挫。

          方正叹了口气,由着对方再次抱住自己。心绪错综复杂的他自然看不到,游风在他背後悄悄勾起了嘴角。

          阿正,这次赖上你,我可不放手了。剩下的日子,就让我们彼此作伴吧。

          方正心里正盘算着什麽时候让孟医生过来给游风看看,还不知道就这麽点时间,自己的余生已经被绑定了。他只是有种清晰的感觉,接下来的日子,哪怕有烦恼悲伤,都不会再是空落落的了。

          人一辈子,不是因为喜怒shubaojie哀乐才不寂寞,而是因为所有的喜怒shubaojie哀乐都有了理由。

          “喂,痞子,菜好像焦了。”

          “呃,好像真是……那怎麽办?”

          “重做,记得先涮锅。”

          “阿正,你怎麽变这麽狠?我是个病人哎,好歹温柔点呐。”

          “不是还没死嘛,赶紧的,我饿了。”

          “哦……”

          ──他这个理由嘛,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也已足够他珍惜。

          -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