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爸爸的第一次(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叫陈雅芙,大家都叫我雅芙。

          我今年18岁,我和其他的女生一样,天天无忧无虑的上学逛街。

          我长得很甜美,大大的眼睛,挺巧的鼻子和甜甜的小嘴。

          身材嘛,娇小可人,屁股尤其翘。

          男友曾经说过,我的小屁屁像一颗水蜜桃一样,腿也很修长嫩美。

          唯一的缺陷就是胸部只有b,不过小有小的好嘛,可以一手掌握,我还挺喜欢自己的胸部的。

          我一直无忧无虑的和爸爸生活在一起。

          什麽?你问妈妈?哼,我从小就没有妈妈,不过没关系,爸爸对我很好,我才不想要个妈妈来分爸爸的爱呢。

          我的爸爸长得高大帅气,好吧,反正我觉得很帅气

          虽然39岁了,可是身材依然保持的很好,洗完澡以後,如果只围浴巾的话我还会偷窥爸爸的胸肌呢

          我有一个男朋友陆华,我的第一次不久之前给了他,可是做爱一点也不愉快。

          唉一点也不像那些色情小说里写的一样,女生会爽到爆粗口或者昏过去。

          陆华的那根又不大又不长,他又不懂什麽技巧,持久力也不强,每次人家刚刚有一点感觉他就射了。

          哼还不如我自己来的舒服呢。

          是不是很惊讶?不要误会噢,我说的自己来,不是用手或者用按摩棒,是用腿。

          事实上呢,这种行为叫做夹腿,这是女孩子青春期会做出的一种很普遍fanwai的动作,就是用腿的扭动,造成阴道的摩擦,达到快感然後高潮。

          自从试过一次以後,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夹腿的感觉,每晚都偷偷地在被子里高潮。

          这样的做的後果就是,我的小内裤常常是湿湿的,沾满了高潮时候喷出的液体。

          所以我不得不常常换小内,有时候一晚就要换好几次。

          有一天晚上,我照常自慰完,已经半夜三点了。

          去卫生间换完内裤以後,我随手把内裤扔在洗衣篮里。

          不晓得爸爸看到我的内衣裤会不会硬起来呢?

          哎呀讨厌,胡思乱想的後果,就是我的小内又有点湿湿的了

          刚好肚子有点饿,我就转身去厨房找夜宵吃。

          吃完泡面以後,经过卫生间的时候,发现有灯光从里面透出来。

          咦,难道说我刚才忘记关灯了?

          我从门缝里望进去,结果看到了一幕让我脸红心跳的场景

          爸爸拿着我刚刚换下来的小内裤打着手枪!

          爸爸一点也没发现自己的女儿在偷窥,兴奋的拿我的黑色蕾丝小内裤裹住大肉棒,一边用力套弄,一边喘息着。

          “啊啊雅芙!雅芙!”

          我又害羞,又兴奋,那条小内裤上沾满了我的淫液,爸爸现在拿它打手枪,不是相当於间接的和我性交吗?

          爸爸的肉棒又大又粗,龟头尤其大,肉棒上缠着一圈一圈的青筋,如果被这样的肉棒干,一定很爽吧?

          我又羞又燥,但是脚下像生了根一样,动也不动的站着,看着爸爸越来越快的套弄,最後怒shubaojie吼一声“啊雅芙!!”

          把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小内裤上,足足射了二十秒,而且精液又多又浓

          好想舔舔看哦

          爸爸喘息着,把小内裤扔回洗衣篮里,又拿起一条白色半透明的小内裤,这条也是我刚换下来的,上面的淫液稍稍有点凝固了,但是由於是白色的,还是很容易看出是淫液。

          “糟糕,爸爸肯定发现我偷偷自慰了!”我在心里哀叫了一声。

          爸爸似乎也觉得有点不对,用手指拨了一点点半凝固的淫液,仔细看了看,然後把手指

          伸进了嘴巴里,享受的舔着我的淫液。

          “好羞人爸爸在吃我的淫液”

          我必须要捂住小嘴巴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发出声音来。

          这时候爸爸似乎还不满足,直接用舌头舔着我的小内裤上湿湿的一片。

          他的大肉棒又硬起来了,大龟头还渗出点点液体。

          啊爸爸的肉棒真的好雄壮噢

          不知道我的小手握不握的过来

          “呼”爸爸终於又射了一次。

          他拿着我的内裤,若有所思。

          糟糕,爸爸冷静下来以後,肯定发现不对劲了,我听见爸爸自言自语的说“乖女儿的内裤上怎麽会有这麽多淫液呢?”

          啊,糟了,爸爸再想下去肯定会发现我的秘密的。

          我赶紧跑回去自己的房间,把头闷在被子里,装做睡着。

          “乖女儿,你睡着了吗?”我听见爸爸开了我房间的门,轻轻的问我。

          我一动也不动,装作睡得很熟的样子,不过我平时睡觉的确很死,爸爸每天叫我起床都要叫超久,所以他肯定不会起疑的。

          我一边装作睡得很熟,一边偷偷地瞄爸爸的动作。

          他进了房间以後,先是观察我有没有睡熟,发现我一动不动以後,就移到我的梳粧台前边,窸窸窣窣的弄了一阵,又移到我的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