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陪着咏霞到医院探望家文,可是我并没有进入病房里去,每一次见到自己躺在病床上,便会胡思乱想起来,我控制不了内心那种不安的感觉。

          我在病房门外等待咏霞,却在远处看见陈医生正和一个护士在交谈着,他的神情看来很紧张似的。其实我无意偷听他们的说话,可是我总觉得这会和雯雯有关,便静悄悄的走近他们身边。

          你不会不知她最近和甚么人来往吧?你们当朋友这么久。陈医生低声说。

          怎么了?你不是经常夸口说你们感情超好的吗?那个护士讥笑着他,续说︰是不是有甚么问题呢?

          不、不!我们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是……近来她……要怎样说,好像很高兴似的。陈医生欲言又止,看来是察觉到和雯雯在性生活上的转变吧。

          你怎么这样奇怪?她很高兴不是很好吗?难不成要我们经常悲伤难过?

          陈医生还想说些甚么,但他腰间的bb扣又响起来,也就没再追问下去了。

          我倚着窗旁远看外面的风景,自己不停的思索着,为甚么自己会做出这些事情?为甚么自己会引诱其他女孩跟自己发生关系?以前的我不是从一而终的只对着咏霞吗?虽然咏霞是背着我跟子轩发生关系,但这绝不是一个借口去跟其他女人胡混。

          我真的还是我吗?我喃喃道。

          你不是你,难道会是我吗?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穿着护士制服的雯雯站在我的身后,向我绽露漂亮的微笑。

          有甚么不开心的事吗?雯雯问道。

          我看着她,眼前这个关怀体贴的小姑娘,绝对是一个好女孩,加上她一身圣洁的护士服,更可以跟天使比美,可是我这只魔鬼却将我的欲念一点点的传泄给她,心底里不奇然的浮起一阵懊悔。

          今天有时间吗?她见我没回答,自个儿接着说︰下午我到你那里。她的脸上又是浮起了点点红霞。

          心底的魔鬼像突然的膨胀起来,看着她说︰现在不行吗?

          雯雯带我到一间空了的病房,病房看来是给打扫过,每一样东西都整整齐齐的。

          雯雯锁上房门,我转身好奇地问道︰怎会有这么一间病房?

          雯雯咭咭的笑着,走过来跟我亲吻着,我抱着她的蛮腰,享受着嘴唇给我的温暖。雯雯轻轻的用牙咬磨着我的下唇,我也用同样方法咬着她的上唇,雯雯很喜欢这样子的接吻,而且这更是她一种很兴奋的身体讯号。

          我的手抚摸着她的双腿,慢慢摸上到她护士服内的臀部,搓压着她浑圆的线条。我的嘴也移到她的耳旁,轻轻咬着她的耳珠,这时她也在我耳边轻轻的对我说︰住这病房的病人今早去了。

          啊!我在她耳边发出低声的惊呼,不过我对这种事并没甚么禁忌。我的手指隔着她的内裤勾划着她阴户的轮廓,轻快的勾捏着,雯雯口中也吐出一阵阵喘气的声音。

          这病人很喜欢吃人家的豆腐,还喜欢偷看护士服里面的内裤呢。雯雯一边急喘着气,一边闹着玩的扮着恐怖的声音对我说︰你怕不怕呢?

          啊!我也陪着她的笑着说︰那么……我们好好超渡他吧!抚弄着阴户的手指说着,便从内裤的边缘一点点的探进她的阴穴内挖掘着。

          唔……唔……雯雯伏在我的肩膀上发出低沉的叹气声,她的手解开护士服的几颗扣子,私自的伸进去搞弄着自己的乳房。

          不消一阵子,雯雯的阴穴便流出诱人的淫水,我看一看挂着墙上的钟,心想时间并不是太多,便把埋在裤子里的淫兽跑出来,示意雯雯好好安抚这个家伙。

          雯雯半跪下来,手握着暴怒shubaojie的肉棒,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舐弄,我的双手这时也摸弄着雯雯露出的乳头,拉捏着的给她阵阵刺痛的快感。雯雯慢慢的把肉棒吞噬,整根像要埋没她的小嘴之中,舌头却未因充塞在口中的肉棒而停顿,还不住的卷动着肉棒的四周转动着。我尤其感到兴奋的是,雯雯的舌头好几次在龟头的顶端出口处,用舌头挤压着,舌尖像要从那缺口中挤进去,麻痒舒服的感觉差一点叫我在她小口中发射出来。

          感觉高涨的我也耐不住性子,拉起雯雯让她俯伏在床边,拉起她的护士裙,也不脱下她的内裤,只稍稍的移开露出淫穴的入口,便握着肉棒抵在湿滑的肉穴处去。

          完全湿润的肉穴让我放心的马上做两次深入强劲的插入到底,雯雯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发出与别不同的低吟,这种环境任谁也不能恣意的淫叫起来。两次强劲抽插后又是一轮疯狂的急剧活塞运动,我抱着雯雯的腰毫不留情的恣虐她的淫肉穴,偶然间又施与深入的攻击,直教雯雯按不住的发出更凄美的呻吟低呼!

          我两手抓着胸前浪荡着的乳房,也享受着这一具娇嫩的淫欲肉体。

          我一直留意着雯雯肉穴内的反应,只知道她要高潮的时候,便让她平躺在床上,拉开她的双腿,做更猛烈的腰部活动,看着肉棒在淫肉穴进出,阴唇像呼叫似的一张一合,雯雯那天使面孔出现的醉人神情,直教我心头荡漾,久散不去。

          淫肉穴的蠕动激烈起来,跟我的肉棒互相挤磨着,虽然这时我还未有射精的冲动,但也鼓起拼劲,用力插她好几十下,雯雯仰头张着小嘴却又发不出半点声线,完全的迷失于高潮的快感乐章之中,看着这种美景,感觉比射出精液还要爽上几百倍。

          你还未有感觉吗?享受着残留快感的雯雯问着,这时我的肉棒还是有劲的充塞着她的肉穴,我只是点了点头说︰不要紧。我也很舒服呢!吻了她的额头,慢慢的退出她的身体。

          雯雯这时反过来揽着我,轻轻的拉我躺在床上,半带着羞歉地说︰我帮你吸出来。说着便把头埋在我的股间,肉棒又是被一阵湿暖的感觉包围着。

          雯雯没半点介意的吸吮着沾满她淫液的肉棒,吸吮发出的声音就像迷魂曲一样叫人不知身在何处,我一边抚摸着雯雯的嫩滑身体,一边放松享受着她口舌带给我的服务,待舌尖再次顶着出口的同时,我也在雯雯的口中射出浓郁的精液,灌满她的小嘴喉头。

          雯雯像要吸掉肉棒上每一滴的精华,舌头还不住的舐弄着肉棒,然后她才不舍的将肉棒释放。雯雯也很清楚男人的品性,她刻意的让我看着她嘴角流溢出来精液的痕迹,然后看着她骨碌的吞下射进口里的精液,完全捉紧了大男人征服女人的心理,事实却是让我们永远摆脱不了她们的诱惑。

          我们整理一番,雯雯也稍稍收拾好房间,然后待外面没人的时候悄悄的流窜出去,偷情般的心情却教人兴奋难明,可是这种感觉却被雯雯的一句说话给完全破坏了。

          你朋友的病情转好了,他对于外界的事情开始有感觉了,医生说他可能会醒过来呢!

          甚么?我带点震惊的看着她说︰你肯定吗?

          雯雯点头说︰唔。很自然的,而且他的状况也回复过来,对于你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

          我没有答话,更没有将雯雯说的话告诉咏霞,因为我有很多很多的疑惑不知要如何对她说。

          我和咏霞离开医院的时候,突然又发生了一场很小的骚动,有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跟其他护士说︰那病人回来捣乱呢!早上才打包离开,便又回来搞乱病房了!

          护士们都露出惊恐的表情,有些更哭诉要当夜班呢,我倒要拜托她们不要找出甚么乱子好了。

          家文站在我的跟前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想说话,但却不知该对他说些甚么。家文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我,但嘴角却挂着笑意,是嘲讽的耻笑,他的身后慢慢渗出人影,不是谁人,而是凯仪、咏霞和雯雯。她们揽抱着家文,眼睛像看不到我一样,家文这时笑得疯狂起来,震耳欲聋的笑声让我感到很不舒服,脑涨得快要爆开似的……

          我睁开眼睛坐直身子,冷汗在身边直冒,口里不断呼出沉重的喘气声。

          床边的灯亮起来,我的举动惊醒了枕边人,半裸的凯仪也坐起来,双手按在我的肩膊上说︰怎样了?她看见我身上的冷汗,马上在床边拿来毛巾给我擦,怕我会害上感冒,做恶梦了吗?凯仪问着。

          唔。我点了点头,对她说︰梦见我失去了你。

          凯仪捏了我的手臂一下,娇媚地说︰油嘴。然后给我一个温馨的吻。

          我的手又不安份的在凯仪的身体游移,搓揉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玩弄着她那诱人的乳首。

          刚刚才来了两次,还不够吗?凯仪说着,她的双手也在我的胸膛上轻摸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