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苒88三木苒苒(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乌云在黑,也遮不住你透过的光。

          夜空点缀着繁星,微风轻轻吹过树梢,带动着屋内的窗帘。木苒翻了个身,习惯性的一滚,就滚到了床边,身边缺了那个熟悉的怀抱。

          手探过去,被子里只剩下深深的凉意,说明主人起来不是一会儿。已经连续好几晚都是这样了,木苒撩开被子,借助手机的光穿好拖鞋,想去看看他是不是又在工作间里泡着。

          要从楼上下来会先经过孩子们的房间,开了地灯,屋子里还算清楚。小贝卷着被子睡的香扑扑,小嘴还吧唧吧唧,不知道梦见什么好吃的了。

          小六则是整个人缩进被子里,远远的鼓起一大坨,微微揭开被子就可以看到他睡的红彤彤的小脸蛋,手里还牢牢的抓着玩具。

          把玩具放在一边,被子的边边角角捏好,确认不会影响呼吸,木苒这才静悄悄的关上门。

          一楼客厅的灯亮着,木苒去确定了一下咖啡的生存状况,旧的被扔了,剩下刚刚开封的新罐。打开冰箱,预备好的宵夜没有动,又是空腹喝咖啡。木苒眉头紧锁,说了好几次,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

          抬头瞧眼时间,现在是早上四点,木苒快速的把吃食热一遍,重新泡了两杯咖啡。端着去敲门,她轻敲三下,没有等权至龙来开,直接扭了门把手进去。

          至龙靠着椅子背,手背贴着额头,胡子拉碴,一脸疲惫:“我吵到你了,出来怎么也不披件衣服。”

          “起来看孩子们,正好给你送点吃的。”木苒拉紧了权至龙给她披上的外套,背靠着桌子看着他:“最近累吗?这几天一直熬夜,专辑进展不顺利?”

          “嗯~拜托,不要问我。”半是撒娇半是抱怨,权至龙就差把自己的头发给揪掉:“我最近压力太大了。”

          “好,不问。”木苒顺着权小爷的毛往下捋:“吃完东西在继续,我先上去了。”

          “不会生我的气吧。”权小爷趴在木苒的腰间,可怜兮兮的拱来拱去,脸都蹭红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最近每个人都在问我正专……给我压力……”

          “我知道,我知道。”木苒呢喃着把脸贴着他的头发:“你已经做的很棒了。”

          我知道,从九月开始,因为bigbang的专辑计划暂时搁浅,你就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泡在工作室里,扫地的时候都有大把的头发。

          什么叫暂时需要休息?!

          在巡演,节目,打歌那么满的五六七八月都能在高压状态下出歌,九十月就不可以了?就算是累了需要稍微放松,行程却没有丝毫减少,反倒是时不时就演出加场。

          本来说好不去的mama,在捆绑下又临时说要上,结果连红地毯都没上。反倒是别人拿了他们的专辑里的歌出了专辑,这叫什么事。这分明就是警告他,不要做多余的事。

          正因为明白,所以权至龙才一直在自责,不仅是对bigbang还有对她。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个人的事连累了团体。

          毕竟这是十周年阿,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才迎来的十周年。不管是对vip还是对bigbang都是一个极具纪念的时刻。

          他本身比任何人都要期待。

          如果破坏这件事的是他自己,也不可以。所以权至龙默默收敛了所有小动作,心甘情愿的被掐住翅膀。

          所以在等等好吗。

          2015年在沉默中过去,2016年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三木,有没有bigbang首尔最终场的门票。”一大早,木苒已经连续接了几个电话问她要门票的了:“我要问问。”

          捂着电话,木苒用脚背勾了勾权至龙:“有多余的门票吗?”

          “我手里的票都送出去了。”权小爷悠闲的窝在沙发上逗着姐姐送过来的猫,是只灰色阿比西尼亚猫。

          “没有”木苒挂断电话:“那我和孩子的票有吗?”

          “唔”权小爷诧异的回头,两只眼睛瞪的跟猫一样:“胜腻不是给了门票?”

          “为什么是胜腻给门票?”两个人傻傻的对视,权小爷当即给胜腻打了过去:“胜腻阿,你上次不是说把门票给你嫂子送来。”

          “至龙哥,你不是说自己给。”胜腻正在回信息的就接到了电话:“难道嫂子没有票!”

          “我以为你给了…”权小爷抿抿嘴,这该死的误会:“你们谁还有门票?”

          “刚刚永斐哥在群里问我。”胜腻也很无奈:“现在票真的是一张也没有啊。”

          只见此时崔胜铉瞄了一眼群信息,慢腾腾的靠着沙发翘起二郎腿,悠闲的从包里掏出一大叠门票开始拍照:“如果有很重要的客人我来给票。”

          “诶?”被胜腻叫到群里的至龙,一打开就看到大哥在晒照:“晕,哥有?”

          “是有了”崔胜铉慢慢露出高冷的笑容:“有也不给,对不起。”

          “哥”至龙急切的打字:“是木木和孩子们没有票。”

          “阿”崔胜铉玩笑似的敲了敲手心:“原来是孩子们阿,岳母大人确实应该我来给票。”

          “呸呸呸,谁是你岳母大人。”权至龙听到这话顺利炸毛,要不是隔着屏幕,简直想冲上去咬他一口:“小贝绝对绝对没有想嫁给你。”

          崔胜铉在原地不动,就这么眉一挑,手一抖晃了晃票:“要吗。”

          “阿,哥”权至龙的气焰立刻被灭了一半:“要。”

          闻言崔胜铉发了张胜利的表情,不愧是鬼神大人。

          “果然是胜铉哥,今天就送来了。”木苒喜滋滋的把票展开:“我给胜铉哥打个电话。”

          “票是我要来的,你只要谢谢我就好了。”权至龙抱着孩子紧跟在木苒后面碎碎念。

          “谢谢胜铉哥,周末我和孩子们都会为哥应援的。”木苒无视权至龙幽怨的眼神,继续打电话:“来,小六小贝我们为胜铉阿爸加油,怀挺。”

          “怀挺”小六小贝兴冲冲的举起手:“胜铉阿爸怀挺。”

          “阿爸也要怀挺”至龙把脸凑到小六面前,带着醋意的在他脸上蹭来蹭去。

          权小六虎着脸,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家阿爸的下巴上的胡渣,好奇的摸摸,刚刚就是这东西扎的他疼。

          “阿爸怀挺”“阿”伴着小六加油声的是权至龙的惨叫。木苒只小六指尖飘着几根胡子的残渣。

          ↑返回顶部↑

          目录